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以心铸诗诗即心 —— 品陈田贵先生《吟踪寄笺》

2017-01-16 22:27 来源:国际华文作家网 作者:崔文魁
字号:T T
摘要: 综观《吟踪寄笺》,陈公漫游名山大川,热爱自然;走访乡间田野,关注民生。

沐唐风宋雨,醉山水人文,乘平仄之浪,驾诗词之云,酬酢寄赠、咏物抒情、送别行旅、怀古陈今;身居冲要,公务不堪其蕃,而陈公不改其乐,事余为诗,笔耕不辍,积六载光阴,复就《吟踪寄笺》。

《吟踪寄笺》一书,凡诗词百有六十余首,以新韵入,风格多姿,亦各显其妙。细品之下,偶见摩诘之恬淡清幽,太白之雄健奔放,子美之温柔敦厚,乐天之平和通俗。愚味之又味,一叹再叹,曰:直而不野,发乎于心,诗心铸文,蕴情于中。

《兰州黄河岸夏日傍晚即景》首联“日落长河燕雀飞,水流云锦浩波追”中“飞”者,实为“归”矣,在水天相接的这幅大画卷之中,鸟儿晨出暮归,云霞倒映水中,工笔刻画,具体形象,同时暗喻诗人自己身出心归,与尾联“轻筏击浪摇歌去,快艇鸣笛载笑回”所述乘兴而归之意相衬相映。颔联“老翁垂钓芦花岸,少女扑蝶荷梦陂”,老翁垂钓,恬淡清幽,闲适自得;少女扑蝶,清纯烂漫,年华正盛。此二句一老一少,一静一动,形成对比,又暗喻诗人自己昔年韶华大好之时,怀建功立业之壮志;而今,年近花甲,心境已平静不惊,岿然不动。颈联“亭榭茶香传妙乐,虹桥风爽送清霏”写扑鼻之茶之香浓,入耳之音之美妙,拂身之风之清爽,用一个“送”字而不用“吹”字,更成为此句之诗眼。前三联所述,均为尾联“载笑”之因由,诗人感受自然状景,其中不乏参悟人生之情怀。《题厦门郑成功石雕像》 是吊古咏史之作,抒发了其对伟人功业的感佩与赞扬。这首诗在言辞上朴实无华,在语义上简洁明了,在基调上却非常雄健奔放。尤其是颔联“挥戈逐狼虎,扬帜保江山”与颈联“击破千重浪,踏平万道关”造语堂皇,诗势浑厚,遒劲有力,壮怀激烈,气魄宏大,读起来荡气回肠,让人精神抖擞,豪情充盈。《蒙古包做客》是一首行旅客居诗,“佳肴美味配全羊”一句简单的勾勒,就尽显主人之盛情与诚挚,“淋漓痛快醉一场”又充分显示了诗人洒脱不羁与直率豪爽,诗中情境,羡煞人心。《致陈虹女士》《《赠王琦荣同志》等寄赠之作,《薰衣草》等咏物之作,《陇南收椒时节即景》等关心民生之作,均情起言立、情尽章成。

《吟踪寄笺》一书多为诗作,词仅十余首,然亦可窥其一斑。《鹧鸪天-原韵和蓝金补同志》一词,上阕中,诗人视“风雨之寒”为他番之欢,化用“莫愁前路无知己”又充分显示了诗人心胸之开阔宽广;下阕,从“山耸峙,水连绵”起兴,引出“人生到处有波澜”这一常理,而后以“沉着应对克艰险,奋勇向前天地宽”做出最朴素的回答。语言上通俗朴实,贴近大众。

综观《吟踪寄笺》,陈公漫游名山大川,热爱自然;走访乡间田野,关注民生。也正是因为如此,造就了陈公这部诗词集以心铸诗诗即心的艺术特色——自然天成而毫无雕琢之弊,朴素厚重而贴近广大民众。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