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财政局长》:中国财政领域的真实写照

2017-04-16 18:45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肖煜
字号:T T
摘要: “《财政局长》这部作品,洁净、内敛,富有韵律;人物鲜活生动,充满正能量;探索了长篇小说的另一种叙述方式。”这是《小说选刊》原主编杜卫东对宁新路新作长篇小说《财政局长》的评价。这部由作家出版社重点推出的30多万字作品一问世,便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



《财政局长》:中国财政领域的真实写照 

《燕赵都市报》(2017年3月18日) 11版

本报记者 肖煜

作家简介

宁新路,作家。甘肃省武威市人。曾为武警部队总医院政治部宣传文化处处长。2001年转业到财政部,在中国财经报社总编室等部门任职。

现为《财政文学》主编,财政部财政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财政局长》。曾出版散文作品10部。长篇散文《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在《光明日报》发表后,在社会产生强烈反响,并获第2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财政局长》这部作品,洁净、内敛,富有韵律;人物鲜活生动,充满正能量;探索了长篇小说的另一种叙述方式。”这是《小说选刊》原主编杜卫东对宁新路新作长篇小说《财政局长》的评价。这部由作家出版社重点推出的30多万字作品一问世,便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以及文学界和财经界专家的好评。

长篇小说《财政局长》正面塑造了以财政局长钱海为主角的中国财政人的形象,它描述了中国财政体制重大改革的分税制实行后十五年来的现状,也是中国财政为适应中国改革开放进行“自我蜕变”、寻找走出财政困境的一段不平凡的历程。这段财政改革过程的艰辛史,是中国财政预算管理等改革迈向西方式先进管理的痛苦跋涉。这一系列痛苦的蜕变和艰难的跋涉,为我国改革开放的步步深入,提供了强有力的财政政策和资金保障,真实地再现了这十五年来基层财政、中国财政在发展中的现实情况。

1 不以市场化设计故事,以写“对”了为最高标准

记者:熟悉您的人都知道,您的文学成就主要在散文创作,是什么契机让您开始了长篇小说创作?

宁新路:我把文学作为我终生追求的梦想,我在散文写作上走了近二十年的路程,在出版第九部和十部作品时,已产生深深的困惑,这便是我在散文的高度、深度、宽度、厚度等方面,跨越十分艰难,倘若散文再如此写作下去,就会出现技巧和情感的自我重复。

一个有作为的作家,能够不断超越自己,是创作的出路。在我看来,这世上不缺散文,却缺高品质的散文。自我重复的写作,出不了高品质散文。自我重复的写作,哪怕作品高产,也是缺乏厚度的写作。我看到了小说写作对散文创作的重大突破所在,散文和小说两种文体的互动,一定会使得散文和小说写作形成互补,所以我转为写小说。

记者:去年您的长篇散文《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荣获第二十六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长篇散文的创作与长篇小说《财政局长》的创作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宁新路:在写长篇小说《财政局长》之前,我的长篇散文《来去无尘》,在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继而我的长篇散文《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在《光明日报》发表后,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和重要指示,在全国引起较大影响。一篇散文得到中央领导高度重视和重要的批示,也获得了中国新闻奖最高奖,是不多见的,但我也是恐慌的。这个恐慌,是我对今后文学创作能否写出更好作品的恐慌。因而,我更坚定了我文学升华的出路在小说创作上的认知。于是,我专心投入长篇小说《财政局长》的创作。

记者:一位作家应该是一位杂家,要在所写到的任何地方有所研究,经得起推敲,《财政局长》中涉及官场错综复杂的关系、细致的财政改革措施、财政法规、财政业务等,写作中您下了哪些功夫?

宁新路:我从部队转业到财政部的单位,从长期的军事新闻转到财经新闻,跨度很大,面临全新的专业洗礼,我得学财政经济知识。

在财政领域的十八年里,我在补财政经济的课,补课层面很多。我结识了很多财政经济界朋友,关注了财政方面许多重大改革,我每年订阅数十种经济类报纸杂志,我也写了大量财政经济改革的报道,所以对财政经济领域的人、业务和改革,我由陌生到熟悉,也对这个群体中人的内心情操和行业文化特点有较深的了解。

有了这些积累后,在写《财政局长》之前,我做了大量的资料收集工作和阅读思考,找准了财政人的精神特征,确定了这部小说故事表现的精神方位。我不以市场化需要考虑这部小说的故事设计,而是以写“对”了为最高标准。写“对”了,就是要把财政人写像了。若把这个群体写歪了,这部小说就写坏了。这个写“对”了,不是眉俗,而是艺术再现的高度准确。这个标准,在我看来是《财政局长》写作成功与否的原则。

2 作家要写熟悉的题材

记者:《财政局长》开篇的叙述不急不慢,接着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剑拔弩张,节奏明显加快,最后随着种种悬疑水落石出,叙事节奏又如潺潺流水。对于故事的节奏,您是如何考虑的?

宁新路:一部成功的作品,至少应当具备多方面的特点,这便是美妙的故事、渊博的知识、动人的叙述和精美的文字。《财政局长》的生动再现,究竟需要写哪些人物和故事,要做精心筹划。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财政的业务很专业,所管的事情很多,所做的事情也很多,所要写的生活却很平常无奇,这是小说写作的最大难点之一。而攻破这一难点的关键,是写核心的故事,写对国家经济社会产生重大影响的故事。

《财政局长》所写的故事,无不是财政走向自身蜕变和推动国家改革发展的重大改革故事。尽管这些故事仅仅是财政改革的几个波浪,但足以表现这群人的职业坚守和高贵品质。还有,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和他的财政部门,究竟要写多少故事,也是做了精心筹划的。因而有了精心的筹划,这部作品的故事简约明快,不拖泥带水。再就是叙述的方式和文字的准确。这部作品的叙述方式是轻松的,这得益我长期散文写作形成的轻松叙述方式。对这部小说文字和故事、专业知识的准确,也是我追求的最高目标。文字简约和准确,显然也是这部小说的特点。

记者:《财政局长》是您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与散文相比,您认为要创作一部成功的长篇小说首先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宁新路:小说写作是我少年时文学创作的钟爱,我曾写过许多短篇,也在不停思考长篇的写作,所以写长篇小说的“预谋”是很早了。因而这第一部长篇小说在写作的技巧上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这个题材的专业门槛和复杂的社会背景。这个“最难”,恰恰是财政题材小说至今许多作家不敢碰的原因。

这部小说创作给我的启发是:作家要写熟悉的题材。财政是我熟悉的领域,在这方面,我比其他作家有一些优势;要有高远的情怀。一部作品要站在国家和历史的大背景下去思考和描述,否则就找不到情感的归属地;要准确把握题材的特性,把写“像”、写“真”和写“对”作为创作的基本标准;故事是小说的血肉,精彩的故事,无疑是小说取得成功最大的胜算;小说语言的生动准确,是小说厚度的硬功夫。优秀的小说家大多是语言大师。

记者:长期的散文写作对创作长篇小说有何益处?

宁新路:小说的叙述素养,是能否讲好故事的前提,也是能否让作品引人入胜的重要前提。散文是语言艺术,我长期的散文创作,对我的叙述风格的形成具有很好的帮助和提高。《财政局长》的成功之处,也是叙述方式的成功。

记者:如果按照类型划分,您认为《财政局长》是一部官场小说吗?您对官场小说的价值怎么看?

宁新路:《财政局长》虽似官场小说的书名,但它是部纯文学作品。对于这部小说的价值,作家出版社本书的责任编辑、资深出版人并编辑室主任王宝生先生认为:长篇小说《财政局长》是部纯文学作品,里面虽有官场的部分情节,但不是官场小说。

记者:今后您的写作方向是偏向散文创作还是小说创作?

宁新路:我对散文写作有着深情的迷恋,也对散文写作有着无限喜悦。我的小说写作的初衷,是要提升我的散文创作。今后的创作会是散文与小说两种文体的写作。长篇小说的创作,已在准备中,散文写作也不会停歇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