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铁杉之问》诗歌赏析

2018-05-13 19:33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卧雪吹箫
字号:T T
摘要: 《铁杉之问》诗歌赏析 卧雪吹箫 中国诗歌网 承蒙博友中华九鼎的厚爱,最近邮寄来她的两本大作,一本是《变化之道》,一本是《铁杉之问》。《变化之道》是关于《老子》篇章的时代阐述并结合《易经》全面系统地阐述宇宙间阴阳万物变化之规律及中华哲学的内核及

《铁杉之问》诗歌赏析

卧雪吹箫     中国诗歌网    

承蒙博友中华九鼎的厚爱,最近邮寄来她的两本大作,一本是《变化之道》,一本是《铁杉之问》。《变化之道》是关于《老子》篇章的时代阐述并结合《易经》全面系统地阐述宇宙间阴阳万物变化之规律及中华哲学的内核及智慧;另一本《铁杉之问》,是用哲学的思想诗体的形式用植物活化石铁杉之口问天,问苍茫大地,问浩瀚宇宙,问人间沧桑。

在我中华大地,五千年的文明史博大而精深,文档史书浩如烟海,各种流派璀璨星海,经典代表震古烁今。但许多流传至今的典籍也使现代人迷糊,迷幻,迷惑,迷茫,迷离扑朔的使人感到高深莫测。比如,流传至今的中医经络学,贯穿整个学说的内涵既真切又朦胧,古人道不清,今人看不明,但又感觉它实实在在的存在着。而更加使人惊愕无序的书,莫过于《老子》、《道德经》。《老子》道尽天地宇宙之真理,《易经》更将世间万物包含于阴阳黑白之中。我本人向来对《老子》和《易经》摩顶礼拜,总感觉其高深莫测博大精深,它们就是天地万物运行规律的解码器,宇宙发展规律的源代码。中华民族对其解读了几千年,仍未全面破解其中奥妙。九鼎的《变化之道》是有关《老子》和《易经》这两本哲学的解读大作。但由于本人学识浅薄,对这两本书实在没有点评的能力和胆量,在此就不加妄言。

当我手捧九鼎的《铁杉之问》细读其文的时候,内心的震撼和惊讶难于言表,可以说是相当的吃惊。第一次拜读她的《铁杉之问》,是她发表在自己博客里的断章,当时就感觉一股气浪扑面。后又拜读几篇,文字的豪迈,文风的浪漫,文笔的流畅,文韵的优雅似排山倒海的大风直面而来。

从她言语中知道,她计划要写的是一部长篇诗作,但创作计划有多大章节有多少,她没有详谈我也没有细问。但就从她邮寄来的《铁杉之问》一书看,似乎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但已洋洋洒洒蔚为壮观。本人对其没有达到研磨细读的深度,不敢妄谈其精髓。对评论,感觉水平欠缺,但拜读后的一些看法油然而生,在此只好谈些体会,算是读后感吧。

第一《铁杉之问》是当代少有的长篇哲理抒情诗。

从九鼎的《铁杉之问》第一本书来看,已经是洋洋洒洒二百页,蔚为壮观四千行,据她说这只是写作计划的一部分,如此说来规模宏大,内容丰沛不在话下。作为九鼎为何要写如此长的诗作,是要弥补中华史诗的空白,还是要将自己对天地宇宙间的千百疑惑发问拷打,本人不得而知,但所涉猎的问题却是振聋发聩!

我中华是诗的国度。几千年来从《诗经》到楚辞,从唐诗到宋词,万千江河飞流直下澎湃激昂地汇集形成了一个诗的海洋,但遗憾的是并没有产生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长诗,更不要说史诗了。虽然屈原的《离骚》和《孔雀东南飞》被我国文学史列为长篇,那只能是相对于我国诗坛自身而言。

从五四开始,新文化人就开始创造适合于当代形式的新诗,尝试着拓墨新的格律诗和长诗的写作,郭沫若、胡适、闻一多许多诗人都在寻求探索。《女神》《凤凰涅槃》做了大胆的尝试但建树不大。

建国后一些诗人更是有意识地谱写出许多当代的长诗,抒情、叙事的长篇诗作出现不少。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玉门颂》贺敬之的《放歌行》郭小川的《将军三部曲》、《白雪的赞歌》、《深深的山谷》是建国后长篇叙事诗的优秀作品,闻捷的长篇叙事诗《复仇的火焰》也是一部力作。但是,当代的抒情、叙事诗虽然较先秦清末的幅度加大,但与国外的长诗相比,总显单薄。与国外的长篇诗作不能相提并论。

国外在千年之前就出现了史诗,最早两河流域的长诗《吉尔伽美什》,印度的《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希腊荷马史诗《伊伊利亚特》、《奥德赛》,旦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莎士比亚《维纳斯与阿多尼斯》,《露克丽丝》,都是内容丰富篇幅宏大,一部就是一本历史,就是一部史诗。而我国与国外的史诗相比多有欠缺。

虽然在建国后我国发掘出了《格萨尔王》的这部世界最长的史诗和长诗《嘎达梅林》,使我们感到些许的安慰,但《格萨尔王》毕竟只可归属于中华文化之列而不属于汉文化之列。为何我中华民族诗的国度几千年没有产生自己的长篇史诗,这个问题困扰着历代的文人,这个话题被人们讨论了许多年,他们从地域、思想、审美、哲学各个方面试图寻找到答案,但时至今日仍然没有结论。这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九鼎的《铁杉之问》我不敢断言是当今国内诗坛最长的一部诗作,但最少在长篇之列位占其一毫无问题。

第二,风格豪放,语言华丽,想象力奇特直追李贺。

在她的诗作中,到处显示着宇宙的风暴一般,呼呼作响之声,随手拈来。每个发问像连珠炮似的毫不间断,一咏三叹荡气回肠,大有仰天长啸振臂高呼大江东去的感觉。而且,那文采的斐然,文风的大气贯穿始终,无需筛选,无需挑拣,随手拈来,俯首可得:“暗夜的孤灯下谁在含泪谁吟唱、/想长河熔铸的可是逝者如斯的迷茫/愿望的魔轮变成雾霭飘摇的闪光么/那贫血的叫喊里淌着的究竟是富有的意识还是钢铁的心脏/从泥泞的沼泽涉渡到鼎盛的辉煌需要一个怎样的过程/采撷什么样的花朵思想才能成为一抹灵魂的流程/潘多拉的盒子李靖的宝塔孙悟空的头箍藏的是宇宙编码 ”。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