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李巍松近“道”

2016-02-29 16:39 来源:文化报 作者:何家英
字号:T T
摘要: 李巍松山水一艺,远宗刘李马夏,近入岚岫深处,得窥那一尊神精百代、思接千载、艺传万古之烟霞真人,巍松梦寐所欲见之者,必是云彰陈少梅先生。

善财童子拜观音图 93×185厘米 2013年 李巍松
善财童子拜观音图 93×185厘米 2013年 李巍松

  依我看来,中国画至少是“道”之载体。李巍松幼年学书,早学大字,经“史晨”“礼器”诸汉隶,历“神策军碑”“勤礼碑”,近年画作落款,题画名常以涵濡明人笔意的隶书出之,跋文一笔地道的倪陈小楷,何以然曰倪陈小楷?乃因元代高士倪云林小楷行世至五百年后继之而深雅者,唯当代天才画家陈少梅先生。少梅写云林一如大千画石涛,大为拓展开来两位元明高士笔底的好处,有人说大千画石涛,把石涛送进理发店,窃以为洗去蓬头垢面,还之于本色,无甚不好。“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至若少梅写倪体不唯是搔到痒处,结体精严,笔画峭劲,或有出蓝之情誉,亦非谀词,要在不爽倪迂古意天真之趣味,一任秋水不染尘。知堂老人最解趣味:“这所谓趣味里包含着好些东西,如雅、拙、朴、涩、重厚、清朗、通达、中庸。”

  上世纪50年代,少梅寓天津,际世不辰,犹自潜心书斋,钟情古艺。一日有绿衣人送达邮包,少梅毛笔签回执,绿衣人骑车未远,少梅觉有一二字未臻佳妙,遂呼之而返,要过回执,铺案上重新写好,看看称心,方才交件。

  李巍松,号敬之,室名敬之斋,1970年生于河南郑州,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痴迷丹青多年,传统功力深厚,笔墨温文典雅,画境沉静脱俗,成熟斐然。山水、人物、花鸟皆有精品问世,精研“六法”,知能者无所不能,其于历代画论诗赋文辞研习至深,且能精擅古代书画金石鉴藏,先后出版有《李巍松画集》、《中国画名家作品精选·李巍松作品》、《相佛·李巍松佛教人物》、《中国古代佛释绘画浅析》、《三千大千·张大千佛释绘画研究》、《妙相梵容·李巍松佛释绘画》、《两宋画院探究》。

  两汉晋唐邈远,“烟波浩渺信难求”,两宋院体画派花鸟真迹世所多传,巍松善悟,妙法传神,所作工笔花鸟灵翮飞动,翩翩出入于两宋宫苑徽宗、李迪、崔白冰纨蚕素间,轻翾下旋于近代雪翁、非闇工作间竹篱,寓新于古,是其功也。

  李巍松佛释人物绘画,开脸法相庄严,而衣纹之飘逸灵秀,一语“吴带当风”不能尽其妙诣高致。丁亥年,巍松举家迁居加拿大,喜加国异域地广人稀,尘嚣远绝,无人叨扰,数年间,恍若与世隔离,每日足不出户,专事佛释人物绘画,身在西方,敏悟西人油画与敦煌壁画有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之妙,吸取西画构图透视色彩之法,琢磨中国矿物颜料配以西画绘画材料,经营结构,始为佛释人物绘画,别开一生面。

  李巍松山水一艺,远宗刘李马夏,近入岚岫深处,得窥那一尊神精百代、思接千载、艺传万古之烟霞真人,巍松梦寐所欲见之者,必是云彰陈少梅先生。少梅擘山染水,笔掀波澜,40年代即已倾倒启元伯,以为是先辈大家所作。巍松惓惓倾心于少梅,实乃居敬之功,功在习古知古,心摹手追,兼程卅载,高华毕现。

  敢请巍松解语以为本文之要旨:“学画绝不能离弃先贤之森严法度,而从近世笔墨之戏。”


微信:zuojiabao1985 投稿:zjbxmt@126.com

李百合|微笑是半开的花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