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亦刚亦柔男儿本色 修文修武酬志报国

2015-03-03 16:21 来源:作家报 作者:刘燕
字号:T T
摘要: 在我的心里,经常澎湃着海潮般波涛汹涌的情感,那是关于国家的,关于故土的,关于父母的,关于我的战友兵营的。我将之宣泄于笔端,我就写成了一篇篇文章。我将之宣泄于曲调,我就谱出了一首首新歌。

 
 ——记硕士班长,业余作者杨洪全


  杨洪全,1987年12月出生,山东省沂水县人。现役于北京军区某部,文学学士,中国人民大学在职硕士。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北方作家创作交流中心会员、梅河口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总装备部政治工作网铸剑文学责任编辑。著有诗歌散文集《军旅放歌》(与人合作)、《拂去岁月的尘埃》,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网发表政论近10万字。擅长作词、作曲,先后创作《告别你的时候》、《想家》、《复兴属于中华》等歌曲近20首,并屡获荣誉。先后获团、旅主题演讲比赛一等奖,2014年,被所在部队评为“第三届感动本旅十大人物”。


  28岁的杨洪全,年轻俊朗,身姿挺拔,有着军人特有的刚健气质。他是一名中士,他军事技术好,组织纪律性强,完成任务坚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好兵。同时,他还有多种爱好,并有很多成绩。他善格斗,擅长写诗歌、散文、小说;还长于作词、谱曲。家国情怀在他爽朗的脸上油然而生。他是这样说的:“在我的心里,经常澎湃着海潮般波涛汹涌的情感,那是关于国家的,关于故土的,关于父母的,关于我的战友兵营的。我将之宣泄于笔端,我就写成了一篇篇文章。我将之宣泄于曲调,我就谱出了一首首新歌。”
  
  一、在我所有的文章中,我最喜欢的一篇,是《哀圆明园》
 
    “皇都故地,京城西北,圆明俏然矗立,泽神工,竣鬼斧,巧夺天工,盖斯园采撷……”古雅的文风,怎么也想不到出自这个年轻人的笔端。
  杨洪全说:“这篇《哀圆明园》,写于2013年四月,那是我第一次参观圆明园,晚上回到军营,思潮汹涌,我被不可遏制般的一种情感激荡着,于是我拿起笔,那些句子跳跃在我的笔端,我一气呵成,完成了这篇赋。”
  最早接触圆明园,是在小学的课本里,杨洪全至今清晰地记得那篇课文的题目是《圆明园的毁灭》,文字的中间有一幅图,残存的石柱上精美的雕刻历历在目,蓝天不染尘埃,整幅画面彰显着一种悲壮的美,那是圆明园最著名的一个遗址——西洋楼遗址。从此,圆明园深深镌刻在杨洪全幼小的心扉,渴望拜谒的情绪挥之不去。
  2013年四月,来北京考试,课后,尚余的时间,杨洪全终于来到圆明园,圆了自己很早的一个梦。
  偌大的圆明园景区,杨洪全一边走,一边抚今忆昔。他的眼里没有娇花弱柳,没有画舫游船,只有一幕幕飞逝而过的历史,晚清的历史,圆明园被火一炬的历史,凝聚着中华古老文明的精美国宝被瓜分的历史,那是古老中国最黑暗的一段历史,是中华民族屈辱达到顶点的历史。生于沂蒙老区,从小耳闻目染革命故事中的杨洪全,一直有一种深深的忧患意识,如今,军人的情怀更让他自觉地把自己的使命与祖国联系在了一起。走到西洋楼遗址,用手轻轻抚摸那些精美的雕工石刻,杨洪全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滴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国破山河的一幕幕让他热血沸腾,国弱则受人欺辱,要让国家强大起来,要让圆明园的悲剧不再重演,杨洪全一拳砸在石柱上,他此时的胸中有马革裹尸的豪情。
  而那篇一挥而就的《哀圆明园》中,包含着他对那段屈辱历史的愤慨:“……历史一瞬,定格一八六零,西洋铁蹄,踏破江山万里,天朝旧室,终是仓惶南顾,“万园之园”,竟于一夜倾圮,珠光宝气,流落异域他乡,感此凋敝,兴尽悲来。”也抒发了他作为一名现代军人对祖国富强的展望和坚定的信念:“回首间,更无他念,唯望兴复国威,宝藏重返故园,列强行径誓无姑息,此事断无回旋余地,试看炎黄儿女,他日定长剑问天!”
  我问他,你这篇文章为什么采用赋的形式。他说:“用赋的形式,表达着我对这段历史的尊重,唯有尊重历史,才能更好地书写明天。”
  我接着问他,你年纪不大,怎么会有这么深刻的情感?
  杨洪全沉了沉,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有很深的忧患意识。我爱读辛弃疾的词,那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是我最爱的句子,男人的豪情、气概,让我每每读来都感觉自己的热血被点燃起来。我同样爱读岳飞的词,一阙《满江红》,我早早地能背下来。而对圆明园的向往,是因为这座万园之园承载着一段中国的屈辱史。”
  我边听边颔首称叹。
  后来,杨洪全又用赋的形式,写了一篇《步出夏宫行赋》,写的是颐和园,同样是文辞古雅,感情充沛而深沉。看得出,杨洪全有很好的古文功底,对古诗词有过很深入的研究。
  在杨洪全的身上,有铁血为国的豪情壮志,也有作为普通人的柔情,他把对战友,对亲人,对故乡,对小动物,对一花一草的情怀,通过一篇篇回忆性的散文的形式流于笔端,那是多年情感的蕴藉,读来令人唏嘘感叹。
  《虎子,怎会把你忘怀》,杨洪全用纯朴的语言记叙了他与一条小狗虎子之间至真、至诚、至深的情感故事。
  《那幅烟雨起色图》则写了少年时期的一件往事。在这件事中,他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一只有残疾的小猫,他这样叙述着:“……果然,是一只幼猫,似乎尚未满月,身上交错着桔红和黑色花纹,雪白的肚皮隐约可见……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顿觉如幻如梦,它的眼睛严重患病了,病得那么严重,竟连眯起一条线的余地都没有,它干瘪的双眼晶莹着如血的泪珠……”细腻的描写,对后面写他多年后的忏悔之情埋下了伏笔。
  《围墙里的那棵法桐树》、《军娘》、《梦想》、《玉》、《老副营长印象记》等等,无不抒发了他童年记忆里的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从那些小事中,我们能看到杨洪全的内心深处的一抹柔情。
  
  二、《告别你的时候》,是我为母亲做的一首歌,那是我的第一首歌,也是我第一次让情感与音乐交融
 
    舞台,幕布,《告别你的时候》回荡在新兵营文艺汇演的剧场,平易感人的歌词感染了下面每一个人的心,动人的旋律引起台下阵阵的掌声。
  这是一首献给妈妈的歌,是杨洪全作词作曲完成的第一首歌。
   “也许你不会明白,我为何告别匆匆,也许你不会理解,我为何不曾回眸……”
  这一段告别的场景,一遍遍在杨洪全的脑海中闪现,在演出中,获得巨大的共鸣和热烈的掌声。每次说起这件事,都能让这个轻易不落泪的大男孩热泪盈眶。
  那是当兵三年后的第一次休假,归期在即,母亲和大姐送杨洪全去车站,男儿内敛的情感色彩,让离别如夏日里一阵平淡的风,杨洪全转身离去,没有温情细语,没有再回头,他一直走向车门,上了车。而身后的母亲呢?大姐后来电话中告诉他:看着你的背影,妈一直用衣襟抹眼中的泪,那泪好像永远抹不完……
  杨洪全瞬间情难自己,往事一幕幕闪现,对母亲的爱,开始变成深情的旋律,在脑海中弹拨着,终于,没有学过音乐,只是一直深爱着音乐的杨洪全写出了自己第一首歌——《送别的时候》。歌中表达了杨洪全作为军人的复杂情感。……趟过思念思念思念的长河,翻过牵挂牵挂牵挂的高山,身在关山,我是深深地把你念,月色朦朦,我是深深地把你想……也许你会不明白,我为何选择了军营,也许你会不理解,我为何终是不曾回眸,不是我不懂好好把你珍惜,只是因为我在军旗下紧握紧握的钢枪。
  爱母亲,爱家乡,爱国,爱军营,种种情感包含在这一首歌中,引起了很多人的情感共鸣,因此,在文艺汇演中,这首歌被他和一名战友演唱,受到了战友和领导的热烈欢迎。后来,杨洪全一发不可收拾,又陆续写出了好几首歌。
  《想家》,表达了新兵训练中,战士们想家的情怀,但同时也表达了战士们为了祖国刻苦训练的坚韧顽强。这首歌,开始曲调低沉,后来变得欢快明亮,在演唱时,很多新兵都掉下了眼泪。这首歌后来获得了总装备部第四届网络文学大赛三等奖。
  《复兴属于中华》,参加了共青团中央举办的全国首届青年好声音歌曲大赛。河南赛区只推荐了四首,而这一首,是唯一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作品。这首歌,今年二、三月份将代表河南赛区参加全国总决赛,由沂蒙兄弟四人组合演唱。
  《春天的问候》,表达了一名军人对美好事物和美好未来的向往。
  《元勋颂歌》是杨洪全为所在旅写的旅歌。
  而《爱情似酒一杯》、《军嫂的祝福》、《给爱一个自由》,则是杨洪全创作的爱的三部曲,表现了军人的爱情。
  新作《中华好儿郎》,作者运用铿锵有力的进行曲节奏表达出一名血性军人的满腔卫国情怀。
  记得,1936年美国作家斯诺到达延安,他惊讶的发现,延河两岸,宝塔山下,红军战士衣着褴褛,却意气风发,到处都是歌声。他于是断定,今后的中国,必然是共产党的中国。
  杨洪全的歌曲诠释了人民军队的传统和风貌:有战士,就有歌声。
  
  三、 时间像海绵积水一样,挤,它就有,不挤,它就没有
 
  军队的训练、学习、从早晨起床到夜里熄灯,几乎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特别是训练时,强度很大,一天的训练任务完成后,战士们累得只想睡觉。
  为了搞创作,杨洪全只有拼命地挤时间。他说“时间像海绵积水一样,挤,它就有,不挤,它就没有。”
  秉持这种理念,几年的时间里,杨洪全几乎没有在夜里1点之前睡过觉。尤其在创作《拂去岁月的尘埃》这本散文集时,他基本没在两点之前睡过觉。累了,困了,就用凉水洗洗脸,清醒了,接着来。一天的训练后,他不可能不累,但他总能感觉到一种责任,一种历史使命,一种无形的精神在背后支撑着他,给他源源不断地力量。
  几年来,杨洪全是在挤出的业余时间里学习和创作的。
  他曾先后毕业于山东滨州学院西洋文学系,山东师范大学中国文学系(地方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并获文学学士学位。2013年,申请并入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学在职硕士。
  在紧张的训练和学习中,他还写了一部近10万字的论文集——《战争与和平》。战争与和平是以当今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和纷乱复杂的时代为背景,以甲午年这一特殊年份为契机写的一部政治军事论文集,论述了杨洪全对未来世界战争与和平的理解与阐释,并根据时局和对历史的反思给出了关于应对策略方面的见解。论文集完成后,部队首长和战友都给这部集子作了点评,杨洪全觉得自己的收获很大,目前,他还在修改这部书稿。
  2013年4月,杨洪全与人合著出版诗歌散文集《军旅放歌》。这部书中的作品几乎全部取材于军营,源于军人对军旅生涯的感悟和情怀。作品或表达因长期驻守他乡而对故乡亲人的思念,或表达对军人舍妻别子,保家卫国胸襟的赞美,或是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颂。2014年1月,杨洪全出版了诗歌散文集《拂去岁月的尘埃》。这是他以近四年军旅生涯为背景撰写的一部回忆性抒情散文集,表达了对过去事物的缅怀。
  四年期间,杨洪全创作了近20首歌曲,有军歌,也有地方歌曲。
  服役期间,荣获优秀士兵一次,营嘉奖一次,旅“优秀共青团员”一次,先后荣获团、旅组织主题演讲比赛第一名,2014年,被北京军区某旅评为“第三届感动本旅十大人物”,并担任了班长职务。
  走在解放军的行列里,今天的杨洪全步履稳健,脸上洋溢着自信光芒,大家都相信,他未来的路会越走越长、越走越远。
 

  更多精彩请扫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我们的公众号ID:

  zuojiabao1985 【微信投稿更方便】
一个矜持,转身是一辈子的孤单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