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风中奇缘》提供新的电视剧创作维度

2014-11-18 13:05 来源:新京报 作者:云飞扬
字号:T T
摘要: 《风中奇缘》并没有刻意去追求某种高度,但却无意间为我们提供了新的电视剧创作维度。

    【新剧热评】

  从创作上来说,《风中奇缘》是一种写意式的叙述,所有故事内容都围绕主人公的性情而流动。忽而大漠狼啸风沙满面,忽而江南丝雨杏花初润,完全取决于主人公莘月的视野及心性。

  《风中奇缘》是近期热门且争议的大剧,主演彭于晏、刘诗诗和胡歌有着浩大的粉丝群,制作方则是擅长古装偶像路数的唐人电影。该剧没有在故事上刻意追求太多的曲折,尽管这部改编自网络小说《大漠谣》的剧所展现的生活面相当广泛,但剧中却充满了自由与从容。

  黄沙遍野的大漠与繁花似锦的建安城是该剧人与自然中的两极。大漠代表了充分野性的世界,在这里生物的规则决定一切,然而相对于被一直禁锢在城市文明中的人们来说,这种野性是自由的象征。莘月出身狼群的故事是一个寓言,她代表了人性中那份天然的自由,正因为没有受到现实功利世界的污染,她才能像风一样来去自由,而那大漠中不断吟啸的苍狼声则是这种自由的回荡,也是中华民族在历史长河中不断融合的寓意,中原文明与草原文明的激荡冲突、包容最终突破仇雠而和合。

  建安城或许也是我们现实中名利场的回应,建安城中的每一个人都在算计,无论是莫循、秦湘还是昭阳公主都必须为了生存而算计。在建安城高大的城墙下是一幕幕的阴谋与背叛,最鲜艳的文明之实却以最丑陋的卑劣计算为营养。我们同样无法拒绝这种文明。

  从某种意义上说,莘月只是一个符号,她代表了每个人内心的两面,在充满野性的世界自由或者在文明的世界里野蛮。万里黄沙的大漠固然是生命的畏区,但却不用太多计算,在这里生命与野草一样自由地开谢。莺歌燕舞的落玉坊是文明世界的结晶,莘月可以尽情地享受文明世界的成果,但却要时时躲避来自同类的各种明争暗斗,文明的冲突来自于各种落差,有内有外。

  《风中奇缘》并没有限定在哪个世界里,它随意地在两个空间中自由地转换,这一如人性两面的互相交缠。尽管原始世界是自由的体现,但却无法完全满足人类的情感,孔夫子当年早就说过鸟兽不可与群也。莘月终究要融入到人类社会中,而其中的决定性因素则是人类的感情,义父是最初的引子,但真正改变她的是莫循与卫无忌。或许这是另一层象征,真爱是自然里诞生出的天然情感,对于莘月来说恰是如此,现实名利对她没有任何概念,反而真爱在文明世界里或许已成为奢侈品,但却无法不让我们沉思。

  当然,边关也不是太平世界,这里同样充满了各种力量的角逐。率性而为的另一面就是快意恩仇,在边关大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狼性。士兵李诚的生命中不会再有遗憾,战死沙场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最大安慰。或许,也只有在这样被高度浓缩的生命旅程里才有最灿烂的爱情,生如夏花转瞬即逝,然而却让你永远记住那一抹耀眼的亮色。

  所以说,《风中奇缘》并没有刻意去追求某种高度,但却无意间为我们提供了新的电视剧创作维度。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风中奇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