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清代宫廷怎么任性吃?

2015-02-07 14:14 来源:未知 作者:唐鲁孙
字号:T T
摘要: 帝后平日差不多都进半膳。逢年过节、喜庆祭祀才进全膳,不过皇后每餐席面总比皇帝多个十样八样,第一是皇后母家不时有新鲜佳肴供奉,第二是各宫妃嫔不时也会奉献些各人专擅的拿手菜点给皇后尝鲜,皇后认为可口,再由太监们转献皇帝御用。

到上方玉食,在大内吃的问题可复杂了。清代的帝君,是各有各的膳房供应饮膳的,有御膳房(又叫寿膳房)、茶房、奶子房、饽饽甜食房,平日分膳(各吃各的)时候多,合膳(并案而食)的时候少。妃嫔如果分宫(有了自己的寝宫),御膳房也就要每天预备膳食,可以独自享用了。

皇上皇后的全膳是大小一百二十八件,半膳是七十二件,还有四十件、二十件的便膳,那就是各宫妃嫔用的伙食啦。帝后平日差不多都进半膳。逢年过节、喜庆祭祀才进全膳,不过皇后每餐席面总比皇帝多个十样八样,第一是皇后母家不时有新鲜佳肴供奉,第二是各宫妃嫔不时也会奉献些各人专擅的拿手菜点给皇后尝鲜,皇后认为可口,再由太监们转献皇帝御用。依照规定妃嫔是不得径行呈献皇帝御前的,因为明朝成化年间有位田贵妃,进了一篓月母鸡汤,内中下毒,几乎酿成大狱,所以到了清朝定为禁例。

分宫妃嫔虽然自有膳食,可是独自舒舒服服吃顿安乐饭的时候也不多,因为早膳晚膳,不是皇帝传侍早膳,就是皇后传侍晚膳,越是走红的妃子,越得不到休息。至于嬷嬷宫女她们的饭食,另有伙食房子供应,御膳房是不管的。所有各宫撤膳所剩下的残肴,都由大小太监撤回御膳房,除非各官主子们指名哪碗菜赏给某一嬷嬷、某一宫人,才能磕头谢恩领赏呢。

内宫开饭叫传膳,午晚餐时间比民间吃饭时间为早,午膳是十点半,晚膳是四点半。因为早朝时间太早,所以午晚两餐都跟着提前啦。不过,歇晌午睡(宫里叫歇晌)起身要吃一餐下午茶。不但奶品点心、干鲜果品,珍馐悉备,一律用红漆圆盒进呈,每盒八色,一共四盒。冬季是奶油酥茶,各式香茗。夏季则换上酸梅汤、果子露、奶酪、凉粉、杏仁豆腐一类饮料伴食。盒子里吃食,件件细润甘沁,香滑绕舌,那些金浆玉醴,都是外间难得一见的小吃(后来北海千龙亭虽然开了一家饭馆叫仿膳,据说会做全仿果盒,民国二十隼要三十块一桌,比燕菜席还贵,价钱这么高,可是做的东西并不完全地道)。

中国人是有随时喝茶习惯的,每个宫里都有自用的茶炉房,专管烧水沏茶工作,至于茶的种类龙团、雀舌、武夷、六安靡不悉备。不过宫廷一般都泡的是混合茶,以香片龙井为主,还要加上点儿珠兰水仙一类香茗,分量增减,那要看主子们的口味了。嬷嬷宫女们住处也都设有茶炉,不但随时有热茶喝而且有热水用。至于饮用水各处都有甜水井,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是皇上皇后茶炉房用的水,则是每天一趟,用骡车从北平西郊玉泉山泉眼里汲取拉进宫里的。这种水车夫手插着一方杏黄色的旗子,在车道慢条斯理地赶着走,一直到宣统出官,这种插黄旗的进水车,才在街上绝迹。

在内地有句俗话,是“男不拜月,女不祭灶”,在宫廷中也是一样。拜月主要的是月宫杩儿,民间是纸糊木刻彩印的,到了内廷,月宫杩儿是由如意馆在素绢工笔绘制进呈的。供品除了由饽饽房供应整套自来红、自来白的月饼外,水果以西瓜、鲜藕、虎拉车(类似苹果的一种水果)为主。此外,最少不得的是有枝带叶的毛豆、整把的鸡冠花。这些工作都由官里嬷嬷官娥的安排布置,绝不假手一般内监。等拜月完毕,多半是在御花园里绛雪轩排宴赏月。因为那里翠瓦飞檐,明晖射壁,灵台宏敞,蟾魄初吐,景物幽绝。当筵宫娥捧聋进酒,吴歌凤瑁别殿笙簧,更觉清幽有趣。宴罢,往往已是月过中天了。

献岁发春,律吕调阳,过年是宫延生活主要的令节,从乾隆六十年(1796)起,皇帝寅时在乾清官升座,御前大臣跪颂吉祥之后,侍卫送上奶茶,喝完立刻起驾。出日精门,到上书房东边圣人殿,其实只一间小屋,在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行过大礼,然后乘兴到堂子祭神,祭祖还官,接受王公大臣的朝贺,才轮到后妃们递如意颂吉祥。

除夕辞岁,是长辈给晚辈压岁钱的时候了。民间是红封套,宫里是用平金或绣花大红荷包,里头装的不是金银小如意,就是金银小锭子、小元宝,虽然分量都不重,可是都铸得非常玲珑精致。一直到宣统出宫之前,宫里仍然以荷包作赏赐,里头从没有放过钞票银元呢。宫里的嬷嬷们对宫女也要给荷包压岁,大宫女对小宫女也要点缀一番。所以在春节期间,有些小宫女大襟上挂满了大小荷包。元旦各宫的妃嫔,以及进宫朝贺的王公命妇,都要向皇太后、皇后各宫的主子呈递如意。这真是奇蟊复绝,珠聚星编,令人目不暇给。

民国吃水饺,满洲叫吃煮饽饽。元旦起,宫中要吃五天煮饽饽,不过初一要吃素馅,初二到初五才能动荤。据说元旦祭堂子,所祭都是天神,尤其满洲所奉的纽欢台吉、武笃本贝子,为了一示虔诚崇敬,所以持斋茹素一天。

南方祭财神是正月初五,北方祭财神是正月初二,这才开荤吃煮饽饽,又叫捧元宝。这顿元宝的馅子,以慈禧来说,一定是率领隆裕皇后、珍瑾两贵妃、瑜殉瑁妃、格格们,以及常侍右左的命妇们等亲手包制。说是捏住小人嘴,不要胡说乱道,同时把一只小金如意随意包在一只饽饽里。

善于逢迎的太监,像李莲英一类人物,早把羼在大家所包的饽饽里的那只有彩的默记于心。这只金加意必定是老佛爷吃出来,大家又欢呼老佛爷一年吉祥如意,福荫众生,而老佛爷欣喜自负自己福分比别人都大。光绪戊申年正月初二,竟然没吃出如意来,老佛爷当然心里不舒服,问问大家,都说没吃出来,实在是皇后无意中吃出,而不敢声张,偷偷递给李莲英,李说饽饽有煮破了的,可能掉在锅里,由李从锅里拣出呈览,才算了结这件公案。有清一代,去古未远,宫掖可写的趣事尚多,一时也说之不完。等将来有机会再写吧! 

选编自唐鲁孙《清代宫廷女子的生活》。


  更多精彩请扫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我们的公众号ID:

  zuojiabao1985 【微信投稿更方便】
一个矜持,转身是一辈子的孤单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