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2017-02-27 22:43 来源:国际华文作家网 作者:王彬
字号:T T
摘要: 这样的蓟,绽放这样颜色花朵的蓟,难道不是甜蜜、幸福而值得我们苦苦追寻?

去巴黎旅游,如果只在白天出行,而没有夜晚时分的游览,如论如何是一件缺憾之事。为什么?简单地说,白天是看巴黎景物,夜晚则是品味巴黎的氛围,熏风吹拂,衣襟都幽微地沾染旖旎的香气了。我们居住的宾馆位于巴黎边缘,返回的时候,几乎穿过整个市区,因此香气格外凝重。路途遥远,回到宾馆,低垂的夜雾已经十分稠密了。
第二天早起,我和妻子在宾馆附近散步。宾馆左侧有一片农田,荒凉的田埂上留有不少植物的残株,苍黑的枯叶蜷缩在植株上,辨认不出是什么植物。突然,在残株里,我见到一株绿色植物,我和妻子走过去,发现竟然是蓟!在法国怎么会有北京的蓟呢?这真是一件很可怪异的事情。
蓟,是北京的土著植物。在我的记忆里,蓟的出现和中国历史上一个大事件有关。周武王十一年,武王伐纣。那一年,武王从河南的孟津出发向朝歌进军,纣王发兵七十万抵抗武王。纣王的兵马虽然众多,却多怀贰心,“皆倒兵以战”,也就是倒戈。纣王没有办法——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跑到鹿台上,“自燔火而死”。武王取得了胜利,成为诸侯之首,也就是周天子。之后,分封诸侯,第一件是追思“先圣王”,封“神农之后于焦” ,“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祝,在今天山东济南;焦,在河南陕县;陈,在河南柘城;杞也在河南,就是今天的杞县。蓟,则在今天的北京,为什么把尧的后人分封到这个地方,武王没有解释,《史记》也没有记载。
北宋熙宁年间,神宗派遣沈括出使辽国,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北京一带,回到宋地以后沈括写了一本《使虏图抄》,后来被改为《使契丹图抄》,记述了那里的山川险易、迂直以及人情向背。后来他在《梦溪笔谈》中,回忆此次出使时有这样一段记述:“予使虏,至古契丹界,大蓟茇如车盖,中国无此大者。其地名蓟,恐其因此也。”茇,是植物的根部,契丹境内的大蓟,根部有车轮那样大,说明这样的蓟应该是茁壮的,相对宋,也就是沈括笔下的中国,其实是中原,那里的蓟,要高大许多,因此沈括感叹“中国无此大者。”北京在历史上称蓟,也就是这个原因吧。
关于蓟,李时珍在其所著的《本草纲目》中将其分为两类。一类是猫蓟,一类是虎蓟。猫蓟也称小蓟,虎蓟也称大蓟。小蓟的茎有纵直的沟棱,叶子为披针形,叶子的边,或者全缘,或者有缺口,用植物学家的表述是有“齿裂”,每一缺口的边缘都缀有尖刺,叶子的正面与背面布满白色丝状绒毛。小蓟的花属于头状花序,形状像一支圆筒。圆筒的下半部是层层包裹的苞片,每一个苞片的上端都生有细长的尖刺;圆筒的上部是花,花是细管形状,若干支花聚拢为花束,李时珍描述这样的花,仿佛是女子头上的发髻,因此叫“蓟”。
相对小蓟,大蓟的茎杆高大粗壮,密布蛛丝一样的绵毛,叶尖上的细刺更为锐利,李时珍说它,包括小蓟,给人的感觉是“狰狞”,因此要用“虎”和“猫”来称呼它们。虽然名字可怕,这两种植物却都是好药材,具有止血、清热、消肿的功效。
就是这么一种,可以做北京乡土教材的植物,却在北京颇为罕见。由于这个原因,我对蓟格外留心,在北京的城区与郊区多次寻觅却收获甚微。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北京的城市建设急剧向外扩展,三环、四环、五环、六环,七环,蓟的生长环境被极度侵占。2008年北京即将举办奥运会,在此之前,北京一家景观设计公司向我咨询景观规划,我建议他们,在奥林匹克公园内栽种一些蓟,哪怕半亩,即使是几条畦埂呢!他们说“好。”却最终未见一株——无论是大蓟还是小蓟的苗芽!
北京的奥运会夏雨一样很快降临,又很快秋云一样飞逝过去了。两年以后,在怀柔的云蒙山,正是白露凝霜的季节,我和妻子去那里旅游,傍晚时分,我们离开云蒙山,刚刚驶离出口,在车窗里,我突然瞥见一株仿佛是蓟的植物。我们赶紧刹住车跑过去,果然是蓟,在公路的边沿上孤寂地生长,植株不高,因为气候的缘故,叶片有些枯萎,但是花朵丹红的颜色依然灼目,我们高兴极了。我和妻子看了又看,用手机照了几张像,既是对我们出游的纪念,更是我们对这株蓟的尊重与日后的怀念。
时间落叶似的纷纷飘散了,我们再也没有去云蒙山旅游,也再也没有见到那株蓟,那株蓟安好吗?有时想想,难免怅然。然而,谁又能想到今天,在法国巴黎近郊,又遇到了蓟呢!与云蒙山的那一株相比,这株蓟的植株也不高,也应该是小蓟,也是只有一株,寂寞地生长,如果是诗人,在浪漫而美丽的国度,这株蓟该会浮想怎样绮丽的梦境呢?
因为这个缘故,回到北京以后我查阅了不少蓟的资料,知道了许多蓟的知识。使我惊喜的是,蓟的种类繁多,仅在我国就有五十种,而且许多蓟的名称也很有意味:绿蓟、川蓟、藏蓟、丽江蓟、莲座蓟、梵净蓟、阿尔泰蓟、阿里山蓟、丝路蓟、峨眉蓟、葵花大蓟、鄂西大蓟,哪一种蓟不使人堕入历史与地理遥远的烟云里呢?在域外,蓟的种类也很多。关于蓟,在西方有两种传说,一种是《圣经》认为,荆棘是罪恶的植物,蓟因为有刺,也被列进这类植物里面去了。但是,在欧洲还有另一种传说,圣母玛利亚哺乳的时候,不小心将乳汁溅在蓟的叶子上,因此这种植物在被斫断的时候会汩汩流出洁白的汁液。而在我国,关于蓟,在温暖多雨的南国也流传有美丽的传说,说是谁能找到紫色的蒲公英,谁就能够寻觅到完美的爱情。而紫色的蒲公英是不存在的,紫色的蒲公英,其实是指和它同科的大蓟,紫色的大蓟而已。这样的蓟,绽放这样颜色花朵的蓟,难道不是甜蜜、幸福而值得我们苦苦追寻?
 
(原载《散文》2016年第9期)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