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张国云:瓷都寻宝记

2017-04-06 10:28 来源:国际华文作家网 作者:张国云
字号:T T
摘要: 我坚信在大师笔下的每棵草、每片叶,都会流淌着饱满文化的汁液,而这时的杭州必将是一个艺术圣地与天堂。

提起寻宝,人们马上会想到那句“乱世藏金,盛世藏宝”,古往今来使得许多人为此折断腰。这不,虽说这几天倒春寒,但难敌钱吉夫先生的春暖花开。据说,他刚与中国一家著名美院牵手,欲在西湖边打造一个盛况空前的文创园。

或许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天,吉夫嘴里哼着小曲,找我为他的投资搭脉。我说杭州文化源源流长,从跨湖桥文化、良渚文化、吴越文化、南宋文化,到明清文化,无论是良渚古城的文明曙光、欲把西湖比西子的爱情绝唱、京杭运河的千古流淌,还是‘梁祝’‘白蛇传’的浪漫故事,都期盼有一个能与杭州相匹配的文化载体。

“这——”吉夫一阵激动,他压根没有想到这个项目,经我这么一点拔,立刻“髙大上”起来,既得“高原”又见“高峰”。他马上掏心掏肺对我说:“如今干事,一定要学会拉高标杆。在杭州我早就盘算,建一个文创公社,或搞一个特色小镇,再把一个个全球顶级的大师引来西子湖畔。”不待吉夫话说完,我鼓励道,“这是一个宏大的梦,那就赶紧全球寻宝吧!”

全球寻宝?吉夫重复着我的话,又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正准备解释,吉夫拍着脑门,大嗓子冲着我说:“好主意!把过去我们招商引资的惯性思维,改为‘招商选资’,或是‘招商选师’!”我拍案称道,向他竖起大拇指点赞。好不得意的钱吉夫,有点顺水推舟的味道,“我们招商选师第一站,确定是景德镇,可否同行?”我知道他在挖坑,逼我往下跳。可我那会这么傻,马上把他的话挡回去,“这几天,我在紧锣密鼓写龙泉青瓷一书,又将杀青,肯定没有时间去。”人们都说生意人脑子好使,只见吉夫眉头一皱,“如果龙泉青瓷写到这个节骨眼上,再遇见景德镇陶瓷,就像职场碰到‘小三’,那样的故事多有嚼头?”呵呵,真没想到吉夫这么会说,让我僵在那里半天答不上话,最后我只能自认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将计就计地说:“景德镇作为第一站,那我就不客气为‘寻宝’打个前站吧。”我的话音还末落,就已引来吉夫的一阵笑声……

为了减少路途耗时,我们坐高铁先到婺源,景德镇的李永峰老总再派人接站。一上车,司机小黄就嘟嚷着:“婺源菜花有否看过?”我们异口同声说没有,小黄马上告诉我们一个秘密,由于今年气温偏高,菜花比往年提前开花了!这时吉夫倒排了一下时间,“李总约请了当地一位陶瓷大师,晚上六点为我们接风,到景德镇我们有两个小时的机动。何不顺道看一下婺源菜花?”

这正是“来得早𣎴如来得巧”,吉夫一音定鼓。小黄驾着车飞似上了路,七拐八弯把我们拉到一个叫篁岭山脚下。没有想到这里已是人山人海,一波通过索道上山,队伍排得太长,估计没有二三个小时别想上山;一波搭乘巴士上山,队伍相对短些。听说要排队,我马上打起退堂鼓。钱吉夫贴着我耳边嘀咕说:“假如我们上山能掏到‘宝’呢?”望着这位做梦都在寻宝的人,我暗自好笑,只能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上山。当我们九曲十八弯爬到山巅时,我蓦然被眼前油菜花海震惊了——

那一往无垠的梯田金色油菜花,有桃红有柳绿,有满天梨花雨,有“小桥、流水、人家”。平常我见到的油菜花,多数在一块平地上,景观平铺直叙、一览无余。而婺源这里山地多为黄山余脉,山地高低起伏、层峦叠嶂,其油菜花依托丘陵地形,在梯田上种植,从山顶铺散到山谷,如一个金色瀑布,疑似花河落九天。同时,古意盎然、粉墙黛瓦的徽式古民居,掩映在油菜花海中,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山水田园,那“战地黃花纷外香”的世外景象,永远铬印我心上。

下山时一阵大雨袭来,弄得我们措手不及。由于上山人多车少,我们只能任凭风吹雨打,就像那赤身裸体的瓷坯,听命匠人拿揑。而钱吉夫带着他的娇妻,仿佛一个瓷商手里紧紧攥着他那青花珍宝,说是孕妇可以直接走绿色通道。待到山脚停车场汇合,我们几个早已成落汤鸡,这时钱吉夫反倒不好意思起来:“看来到景德镇‘寻宝’,要做好‘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准备。”我没有他那么悲催,反倒乐哈哈说道,“出行下雨遇贵人。在这大山深处能见到这么美的花儿,仿佛找到了山的精灵,瓷的青花。”大家对我的发现更是惊叹不已,莫非这里山土都是陶瓷上等原料,而那遍地黃花一定是瓷器生命灵魂?这时我们仿似一个个如获至宝的收藏家,深感今天不上山,遗憾一辈子。

正式上路,景德镇的李永峰不停与司机小黄衔接着,询问我们到了什么地方?由于雨天路滑,加之小黄驾驶技术真的一般,六点我们的车在婺源,七点我们的车才到景德镇境内,八点我们的车还在路上。这下,那边的李永峰坐不住了,“从不愿出门赴约的八十多岁黄大师,已这边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坐在副驾驶的我,忙接过手机对李总忠告说:“别让大师坐冷板凳,你们先吃吧!”

一见面,大家没有得及自我介绍,就“清一色”端起江西四特白酒,先向黄秀乾大师致歉,又向李永峰歉意。我说:“今天‘四特’已经难表歉意,还得再加‘一特’婺源菜花,向大师们致敬。”黃秀乾笑道:“莫非催我到工作室,欲为你们制作青花瓷?”大师一句幽默,一扫我们尴尬的担忧。考虑时间,在歺桌上我们没有过多谈论景德镇瓷,原计划晚上还要走访几位大师,现在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我嚷着:“太遗憾了!”李永峰安慰我说:“寻宝鉴宝,更多是观人识物,你才会有火眼金睛,发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晚上我们的酒店,安排在一个叫陶溪川•CHINA坊中,我强烈要求李永峰带我们先睹为快。原来这里早先是一家瓷厂,那青灰色的窑砖墙,那高大的烟囱等瓷元素仍保留着。在厂房墙体上,甚至原有的文字和时间的痕迹依旧。玻璃窗和黑色的铝百叶与窑砖结合成一体,建设者在设计中强调裸露的梁柱结构,保留着老瓷厂建筑的原汁原味,设计成了一个具有开放空间的美术馆。站在远处一看,很像大山深处的菜花地,那烟囱更像领头高挑的菜花王,在这种氛围中,别说陶瓷创意,即便同来的几位同事,早已挡不住购买欲,寻得一堆景德镇宝瓷。

李永峰问我:“为什么不寻宝?”我一本正经回答他:“可能我这段时间看多了龙泉青瓷,对景德镇瓷一下还没有对上眼缘。”呵呵,李永峰没有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那就适应吧,明天到我家看看。”我𣎴知道李总说这话时,是开心还是生气?反正那一晚,我没有睡好。第二天大早李永峰匆忙来到宾馆,领着我们走进景德镇郊区的一个大师村。当他打开他家那扇红木大门时,我这才知什么叫“老鼠掉进米缸里”,分明是钻进了阿里巴巴宝库。在二楼的迎面,有一幅青绿山水瓷板画,构图特别新奇,笔墨特别酣畅,华润特别深厚,细看落款是李兆麟。我似发现新大陆喊了一声:“李大师画了许多油菜花呢!”李总忙告诉我说:“这是家父的作品!”列入景德镇百年艺人录中的李兆麟,是新中国第一代陶瓷大师。李总说他自幼跟着家父学艺,也是现代将景德镇瓷拿到境外交易的第一人。为了调控瓷器市场流量,李总在家父六十三岁时,一把火将家父所有画笔毁掉。听到这里,我既为之婉惜又为之唏嘘,但转念一想山里人种油菜花,为什么要讲究控制总量讲究品种?这一想我豁然开朗了。

为保护个人隐私,我这里真的不能随意透露李永峰的藏品。但我可以负责地说,这幢四层楼内遍地是宝。这时李永峰用手指着满屋宝贝对我说:“兄弟,喜欢什么?你自己挑吧!”同志哥呀,你说我敢拿嘛?走到地下室,我见到一条水系,疑惑地问:“收藏,本是怕水的?”这时,李总贴到我耳边悄悄一句:“这是为了防止窃贼打地道,准备的洪水灌顶。”哦,我先是一惊,过去在书上听说过,今天眼见为实。这时我一语双关感叹道:“看来到景德镇寻宝,无论是谁都不易!”

哈哈,难怪景德镇享誉世界的千年瓷都。在这里,各种叹为观止的瓷之技艺,在滔滔滚滚的历史洪流下,绵延传承。也许我们无从细考每一个曾经在这里付出过辛勤与智慧的工匠们的历史。但通过一些人,通过他们对瓷文化不懈的努力与追求,我们可以触摸到景德镇的精魂所在。接下来我们来到黄秀乾的工作室——

这时年逾八十的黄秀乾,精神矍铄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或许景德镇千年窑火,铸造了他艺术的人生。使得他从不入流,也使得这个“草根”大师,只是醉心于自己艺术世界中。走进黄秀乾先生个人展室,油画、国画、瓷板画、浮雕釉下工笔彩绘等琳琅满目,艺术构思精巧、书画功力精深、陶瓷工艺精湛,室内弥漫着翰墨香味,充盈着艺术氛围。一九五八年,黄秀乾考入景德镇陶瓷学院,并成为美术系的佼佼者和书画泰斗胡献雅、宁磷先生的得意门生。之后,作为该院首届毕业生,他在南昌市工艺学校从事专业美术教育的同时,潜心于油画和国画的创作,并多次参与绘制大型领袖肖像画。然而,由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政治运动频发、社会环境特殊,黄秀乾没有机会从事自己喜爱的画画,被迫长期离开艺术领域。对画艺充满缱绻情怀的黄秀乾,坚如磐石的追梦之志从未泯灭。

改革开放带来了艺术春天, 黄秀乾的命运也因此摆脱“冬眠”,艺术的春天也来了。他有多年西画的基础和深厚的国学造诣,将之相辅相成地运用于陶瓷艺术创作,无形中打造了他的强项。在点与线、光与影、明与暗、虚与实、器与型的综合把玩中,他游刃有余地巧妙构筑了一幅幅中西合璧、超凡脱俗的陶瓷艺术佳作,令人耳目—新。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祖国,他耗时十个月创作出瓷质礼器《回归宝鼎》,成为是年六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景德镇当代艺术陶瓷精品大展”的标志性作品。此后,他又用两年的心血和汗水创作出建国五十周年的《五狮庆太平》大瓷缸和纪念澳门回归瓷质礼器《九龙莲花尊》。与此同时,经过不懈的探素与反复的磨砺,他创作的瓷板画《江天极目》,被景德镇市政府举办的景德镇陶瓷精品博览会征为会标作品;风格独特、工艺精湛的《双巡图》,荣获江西省第三届工艺美术大奖赛一等奖;《福禄寿喜大吉图》《搏》以及表现狮虎猴题材的瓷版画,均以其形象生动、意境隽永获得高度评价,并被誉为“在陶瓷艺术领域开创了浮雕釉下多彩工笔绘画的先河”。

乐此不疲地创作,锲而不舍地追求,让黄秀乾实现了艺术人生的华丽转身,拥有了靓丽的人生风景线。然而,他从不满足已然取得的成就,他在《花甲咏事诗》中写道:“夕阳黄昏色更稠,浓填艳染绘金秋,学自虚心忌自满,艺不惊人誓不休。”就在我们准备走出黄秀乾工作室时,黄大师不知想起什么,叫我们留步。我正想问他为什么?他一本正经地说:“最后还有一件东西,请大家指教!”大师如此谦逊的话,立刻让我们肃然起敬起来。在一楼大厅里,我们见到一个以龙为主题的大型陶瓷艺术立器,上层是红色天球,球面有黄青紫蓝绿翠六色龙腾,球顶有一条纯金加彩的盘龙;中层是浅色樽体,有白云碧波,寿山福海,飘逸的云层烘托着红色天球;下层是底座,有龙形纹饰和铭文是:金龙护国天球樽。看到这里,我心里直犯嘀咕,把一朵油菜花仙子放大了,估计就是这天球樽的样子。

这时黄秀乾寓意深长地告诉我们,中国是龙的故乡,中国人是龙的传人,“龙之根”是中华民族智慧的基石,“龙之魂”是自然生命的情怀,“龙之韵”是磅礴威严的气势,“龙之梦”是创新创业的遐想,“龙之兴”是中华雄风的辉煌。龙作为中国的图腾,已经成为当下激发爱国热情,鼓励人们奋发向上的巨大力量。而这件作品,黄大师综合运用浅浮雕、深浮雕、镂空雕、飘逸雕、色泥、彩色釉、金饰等多种工艺,采用黄秀乾独创特殊的高温烧炼工艺成瓷。整个作品构思奇巧,工艺精湛,气势磅礴,浑然天成,是当代陶瓷艺术的巅峰杰作。据说这件作品,从构思到烧成,历时三年,总重量达六百公斤,可见工艺难度之大、陶瓷成功率之低。真想不到大师对景德镇瓷传统的坚守与创新,在作品中达到了完美用其独特的风格,在当地树立了无可取代的江湖地位,想别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当然,我们无从预测,黄秀乾这个名字会在历史上留下怎样的印记,即便今天景德镇门前车马喧闹早已替代了昔日的窑火袅袅。但是从大师身上我们却明确的感觉到,景德镇魂气未断,因为总有这样一些人,本着最朴素的愿望,通过瓷器仰望古人,又通过瓷器为后人书写新的高峰,他们身在历史之中,魂在历史之外。虽说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景德镇,从前我以为景德镇瓷除了生产一些碗、盘子和茶具等日用品,余下生产一些花瓶。后来,我们又在一个古窑前,听到用瓷器弹奏的一首首曲子,这些更坚定了我们对景德镇陶瓷文化的博大精深,以及魅力无穷。

是呵,文化有如空气雨露,润物无声,才使得这里菜花纷外娇饶。而一代代的艺术家,为景德镇编织出的一个个璀璨耀眼的花环,催生出在无尽的陶瓷宝藏,待我们去发现,或者待我们去破译。也许我对瓷器不在行,不过我看得出趋势,照着钱吉夫的思路走下去,那些超凡脱俗却又平易近人,雅俗共赏却又高深莫测,制作艰难却又驾轻就熟;那些既能展现个人的艺术风采,又能集工艺美术之大成,必将会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我坚信在大师笔下的每棵草、每片叶,都会流淌着饱满文化的汁液,而这时的杭州必将是一个艺术圣地与天堂。

作者简介:

张国云,工商博士,哲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已出版《走进西藏》《穿透灵魂》《叩天问路》《云边书话》《水流云在》《一条大河里的中国》《致青藏1——我的藏区生活》《致青藏2——生命在无人区》《致青藏3——一家人的朝圣》等作品。

获得冰心散文奖、人民文学奖、诗刊奖,三次浙江文学奖,有作品列入大学语文课本。获中国时代艺术文学贡献奖,被誉为全球高海拔4500米以上“生命禁区”——写书第一人。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