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闪小说二则

2017-04-27 23:03 来源:国家华文作家网 作者:赵群
字号:T T
摘要: 昨天,听说我八十多岁的远房舅舅病了,晚饭后,便去看望了他。 一进屋,只见二十多平米的房间里黑洞洞的,仅开着一盏五瓦的小台灯。接着昏昏暗暗中,就听到表姐、表妹们七嘴八舌地说:你那个写书的大外甥来了,还不好好地招待招待人家? 早就知道他老人

闪小说二则

                赵群

        现在我可不穷了!   

   

    昨天,听说我八十多岁的远房舅舅病了,晚饭后,便去看望了他。

  一进屋,只见二十多平米的房间里黑洞洞的,仅开着一盏五瓦的小台灯。接着昏昏暗暗中,就听到表姐、表妹们七嘴八舌地说:你那个写书的大外甥来了,还不好好地招待招待人家?

  早就知道他老人家一生命穷,舍不得吃,舍不得花的。好不容易买个冰箱不插电,当家具摆着;买个电视不看新闻,当佛龛供着;买套沙发不让人坐,总用大红沙发套罩着,平时晚上还经常不开灯,就连生活用水,也是将水龙头拧开一个小缝,让它不走字地流。

  舅舅从床上吃力地欠起身,急忙吩咐道,快,快把十五瓦的大灯点着,把沙发套摘下来……哦,把电视、冰箱什么的都打开,现在我可不穷了!

  表姐妹们早就受够了他。大家麻溜地行动起来。这时只听一个表妹喊道,呀,老爸唉,你怎么把棉大衣塞冰箱里了?

 

 

谁骗了谁?

 

“亲,我回来了。唉,累死我了,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火车上满员……”海涛晚上回了家,跟妻子打声招呼,就直奔卫生间。他拧开浴缸的水龙头,

三下五除二地扒下外衣,便慌慌着跳了进去。他庆幸退了火车票改乘飞机的决定是正确的,让他在出差地足足挤出了一天时间。

“亲,你辛苦了,先泡个热水澡吧,我给你做饭……”

蔡梅紧绷着的心,也总算是落下来。她也是没赶上班车打“的”回来的。今天公司发奖金,老板忙忙叨叨的一直接长话,直到下班的班车走了才说完,才将一个大红包递到她面前。

“亲,我明天一早还要去接工程,对不住了,今儿个就早点休息吧……”

海涛吃完饭,便自顾自地上床睡去。

蔡梅吃完饭,也自顾自地计算起“私房钱”

他是个“花痴”, 她是个“财迷”。

他每次到外地出差,都能让“援交妹”就范。

她每次收到红包,都知道怎么去答谢老板。

 

 

 

 

 

异域文化内涵碰撞下的另类演绎

——浅析赵群最新长篇小说《别在东京哭泣》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  狄鹏

 

爱·摩·福斯特曾说过:“小说就是讲故事,故事就是小说的基本面,没有故事就不成为小说了。”的确小说多是靠故事搭建框架的,然后作者再将其精神内质填充进去。赵群在《别在东京哭泣》中,就为我们描绘了一个曲折迂回且又充满精神内质的传奇故事。他以中国青年罗新宇为小说主人公,从他自身经历中,牵连出一系列的曲折离奇而又光怪陆离的故事,将日本社会中的虚伪、暴力、淫欲以及由此侵蚀下的人性的沉沦,情感的淡漠与荒芜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  异域文化侵蚀下的人性沉沦

小说是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为背景来讲述的。那时改革开放刚刚起步,商

业文化还不景气的中国,依然还受到封建意识的影响,特别是传统的固有的思维模式,依然造就了女性缺乏独立的自我意识,依附于男性,依附于家庭,男女之间牵连着的还是传统和正统的文化关系。但是,生活在一海之隔的异邦国土中的日本民族却不然,文章中将这一完全不同的社会氛围明晰地展现在读者眼前,正是这种不同文化的背景,才渲染了两个民族之间的文化差异,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沟通相互理解的隧道拉的很长。

    陶萍,一个年纪刚过二十的单纯漂亮的上海姑娘,为了能得到更好的发展和锻炼,抱着虔诚的学习与深造的决心,只身前往日本,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方式来推断,陶萍将在日本虚心求学,勤奋上进,完成学业,满载而归。但是这一理想的实现,只是在脱离现实生活环境影响的前提下会出现的顺理成章的结果。一个大陆女孩到了日本,遇到的是一个新环境,要用新的道德标准来衡量,对于一个涉世未久的护校学生来说,不受影响和侵袭谈何容易,来到日本后在不同道德理念和社会风气的引诱与腐蚀下,比如身不由己地“误入”到“娱乐产业”、“生理健康恳谈室”等等充满色情和淫欲的场所,就成为一种无奈,在到处弥漫散发着无法抵抗的气息中不能自拔。小说通过黑川光雄之口,将日本社会中女子的价值和道德衡量标准给予了揭示,“你知道什么是女人的幸福吗?能卖出大价钱就是幸福!身为女人却不知道女人的卖点,简直太悲哀了……”这充分地将特定时代下日本社会中的普遍价值观给展现出来,设想在这样的一个生存环境下,单纯的陶萍怎能抵御这种文化的侵蚀?所以最终她走向了沉沦,走向了与最初完全相反的道路,渐渐地把自己融进了这种异类的文化之中,参加了“生理健康恳谈室”,将自己的身体作为谋生的手段,进而发展到为了自己的“物欲”需求,用身体换取资本,获得政界要员商业富贾的支持,但是最终,她还是因此走向了毁灭。

    巩雨晴,同样也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女孩,办理短期就学签证来日本学习,但是苦读日语艰辛的背后,实在无力承受沉重的学费,她参加“生理健康恳谈室”的行为,就是她走向沉沦的第一步,接下来的经历逐渐将她完全地侵蚀在充满淫欲、虚伪和贪婪的社会中,先是不断遭到变态性骚扰,为了摆脱这几近崩溃的跟踪,他求助于黑川光雄,意想不到的却是跌进了另一个淫乱的陷阱,被黑川光雄强奸、蹂躏,在绝望之中,她无奈地嫁给了黑川光雄,逐渐地被完全洗脑,融入进这个肮脏的社会,最终以商业的胜利作为生存的唯一目标。陶萍的最终沉沦,起初也有巩雨晴的潜在诱因,最终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二、  物欲利益掩盖下的情感缺失

    “日本的生存理念中,一个人能否事业有成,就像是件玩具一样,能否卖出好价钱一样,从原材料的加工,到出成品到大红大紫地被包装,再到买家买去享用,品味物品是否有所值这道程序早已被市场规律所认同,成了道德的标准,真理的准绳,而没有侮辱一个人的人格和尊严的意思。”文本中的这段叙述,将日本社会物欲利益至上的风气完全的理论化,并给予最露骨的描写。在小说中叙述的各种错综复杂的男女关系中,夹杂在他们之间的纽带,几乎全是利益的驱使,罗新宇与黑川雨晴,郝伟岸与黑川雨晴、陶虹,陶曼丽与政界要员福岛三郎,与仓科,陶萍与高桥与福岛,都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发生了扭曲的“关系”,完全是用“性”来牵连、牟利而没有任何情感可言。“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郝伟岸很清楚地知道,他之所以被两个妙龄女郎视为爱的对象,完全是因为这两个女人之间存在着恨的碰撞”——这句话充分地诠释出,是利益的冲突让她们搅和在一起,郝伟岸用自身经历的说明,将这种典型的利益作用下的男女关系一阵见血地揭示出来。还有吉永贵美讽刺的反问“什么?真正的爱情?到日本找来了?荒唐!”更是直白白地揭示了这无奈的现实,将日本发达的色情文化,社会风气放荡,淫乱给予了抨击,将情感的层面给予了掩埋,裸露出来的男女之间的关系只是“性”而没有情感可言,更谈不上海誓山盟的爱情。

    小说中用大量的笔触突出展现了日本社会中男女之间关系的淫乱与反常,没有任何美好的情感的前奏,剩余的全是赤裸裸的“性”,再就是以此谋求的“物欲”。像“爱情主题大饭店”的炒作,将色情小说中的色情描写作为现实中的商业资源开发,成为变相的色情交易场所,“生理咨询室”的建立将鲜活的女性人体作为展览的器材,谋求利益等等,就连最为传统的饺子,在这样色情文化的背景下,也变异出专治阳痿的“药膳饺子”。可以说无处不在的都是与“性”相连的物欲,男女之间的情感不再单纯和美好,处处感受到的都是物欲横流和情感荒芜的蔓延,令人窒息。

三、  文化符码下的慰藉与希望

在物欲和性欲支配下的男女关系网中,我们唯一看到的美好和温馨的感情

亮点,存在于罗新宇与雅子之间。虽然他们没有顺理成章的情感培养与交流,而是比一见钟情更为激烈的直接进入了十分亲密的状态,这是与整个的社会风气有关。她毕竟是生长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中,而不能不接受这样的文化符码的干预。但是相比于其他男女之间的赤裸裸的物欲关系,又显得格外的清新明亮——雅子活泼开朗,毫不掩饰对罗新宇的爱慕与崇拜,她追随着罗新宇,为了整个案情的进展时刻陪伴在左右,虽然从她身上依然隐约透露出色情文化侵蚀下的行为与举止,但那只是大环境、大背景的衬托使然,在处处显示着色情和物欲的巨大的窒息压抑下,在罗新宇为了案情的扑朔迷离的进展疲惫不堪时,雅子的出现,是唯一透露着“纯洁”的关心与支持的“正能量”,没有任何利益的需求和相互利用,如清风一缕荡尽罗新宇的疲惫,又给读者展示出一段民族的,也是世界的阅读体验。就连最后的叙述,也是以雅子和罗新宇的亲密离去为结尾,“两人亲密地偎挽着,朝地铁站走去……” 更是让人从压抑的气氛中走出来,走向清新与美好,给读者留下了无尽蔓延的遐想。

    另外,整个曲折离奇的破案分析过程,被作者巧妙地钩织在一个充满了虚伪、淫乱、放荡、暴力、人情淡漠、情感荒芜的社会氛围之中,足以表现出作者思维的缜密,而每次让雅子与罗新宇在复杂的“侦探情节”中的出现,同时还穿插着两国不同文化的友善交流,这些亮点在整个故事叙述的曲折迂回中,犹如流淌出的一汩汩的清泉,给人滋润与清爽,恍若冲出压抑的迷雾,卷来美好明天的朝阳。

 

 

 

 

 

一首歌,唱爆了他的头

                                                           

                             赵群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我们有多少知心的话儿要对您讲,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夏季。骄阳似火,如钢水出炉,阵阵热浪鼓噪在辽宁盘锦大地上。这首《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之歌,随着一列火车的缓缓启动,从车厢的广播喇叭里奔放地流出。这是一车押运“犯人”的专列,正从锦州驶向沟帮子车站。“犯人”由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官兵和狱警押解,目的地是那里的盘锦劳改农场。

   本人当年就在这列车上,是以“幻想叛国投敌”之诬陷罪,被判刑并送去劳动改造的。

   当欢快、深情的歌声响起来的时候,车厢里犯人们的情绪,都受到了渲染。有人百感交加,有人紧锁眉头,有人木然发呆,有人唉声叹气,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掀起了五味杂陈的波澜。这时,坐在我身旁不远处,有一个叫大康的“犯人”,遽然失态而嚎啕大哭起来,其声嘶力竭的程度,盖过了广播喇叭里的歌声。

   听说大康是个大学毕业生,任过中学老师。听说他带领着学生们踢足球时,不小心踢碎了墙上挂着的主席像镜框,他因此而成了“罪魁祸首”,犯了攻击伟大领袖之罪,被宣判为“现行反革命”。他满脸的胡须蓬然挓挲着,很像“渣宰洞”里的许云峰。不过透过他那双晶莹的眼眸,还是看得出来,他的年龄肯定还没超过三十岁。

   “妈的,你哭丧哪!”

   “魔”高一尺,“道”必然高一丈。这时押解我们的一名狱警,一边叱责着,一边迅速拨开拥挤的人堆,快步跨到大康面前。

   “看你委屈的,你是哭丧哪,还是哭冤哪?是不是不想认罪,还想翻案?!”

   是的。按照狱警话语的暗示——他,大康,不是在以“哭丧”的方式咒骂政府,就是在以“哭冤”的方式给这首红歌添堵。这个“犯人”如此丧心病狂,如此失态,足以证明他居心叵测,绝对没有认罪悔改之心,他是在公开地亵渎“伟大的领袖红太阳”。

   不知是由于狱警的恐吓,还是由于冤屈至深而不能自拔,大康的情绪越发激动。他捶着胸,顿着足,他的面孔拧麻花似地抽动着,他喷泻而出的泪水、口水和哭声,随着他的捶胸顿足四处飞溅。

   “给我住口、给我住口!反了你了!”

   针对大康的情绪失控,狱警的呵斥如灌耳之雷。但凡恪尽职守的公安干警,此刻绝对都不会手软,都会无情地打压这类“反革命”的嚣张气焰。

   已然失态了的大康,精神上可谓是完全走向了崩溃。他猛地站起身来,将头撞向车窗,做出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反抗……

   “呵呵,想以卵击石对抗政府?把他给我铐起来!”

   处于押解途中的“犯人”还敢如此的歇斯底里,他的行为岂不是与“越狱”同等疯狂?随后在狱警的指挥下,大康被他身边的几名犯人“群起而攻之”,一顿胖揍后而制服,还被“秦琼背剑”地上了手铐。被上了刑具的大康,颓丧之极,只能深深地低下头颅,低到埋进裤裆里的深度。

   “千万颗红心在剧烈地跳动,千万张笑脸迎着红太阳……”

   而后,当歌声再次重复到过门的时候,我在不远不近之处,先是看到他挣扎着,重新又抬起了被打得青肿的头颅,然后很是腼腆地喊道:“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他老人家,我想念你啊……”,喊完之后,他眼角处便滴滴答答地流出了一串串血色的泪珠……

   装满了“犯人”的火车,一会儿长鸣着,一会儿低喘着,站站停停,停停站站地开了足足五个小时,才到沟帮子车站。在这五个小时的站站停停里,有几名积极靠近政府的犯人,一直穷开心地对康某拳打脚踢,有个家伙还在狱警的默许下出了黑手,拳拳打在他脾胃上,脚脚踹在他胯裆里……他们一直没有停顿对大康的“批斗”。

   第二天傍晚,遍体鳞伤的大康停止了呼吸。当我第三天看到他尸体的时候,他的头颅已然肿的比犍牛的牛头还大,他的眼睛也像一颗牛眼,比他活着的时候瞪大了好多倍……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我们有多少知心的话儿要对您讲,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

   如今,四十多年的光阴过去了,白马过隙一般。然而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我的耳边,依然常常回响起这首“欢快、热情、奔放”的歌。同时,我也依然在这首歌里,苦苦地思忖着一个答案:那位大康老师,他一定有说不完的知心话要对“红太阳”讲……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