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自己的风景 杨福成(山东)

2017-08-06 21:33 来源:作家报 作者:责任编辑:李长洲
字号:T T
摘要: 2017.7.28-8.4(合刊) 第29、30期(总第1067、1068期)刊发杨福成散文作品

自己的风景

杨福成(山东)

 

自己,是一道别致的风景。

就如花一样,即便撒一样的种、浇一样的水、施一样的肥,但其风景也是不同的。

我喜欢养花,虽然没有什么名贵的品种,但它们都生机勃勃,各有各的靓丽。

比如富贵竹,我有五六棵,四五棵插在精美的玻璃缸里,它们恬然地拥抱在一起,不用施肥,不用修剪,水少了,加点水就行,从不需要什么特殊的照料。

这几棵富贵竹一直守在我的书桌上,就像喜欢读书的少女般,一天到晚都是素颜,一天到晚都是那么安安静静,唯有被书浸透的内心,是咋也遮挡不住的美丽。

生活是精彩的,世界是精彩的,独守一份安静,又怎么不是精彩呢?

很多人活得不精彩,就是因为他们整日地疲于东奔西跑上蹿下跳,缺少了像这四五棵富贵竹一样清守的安静。

另外一棵富贵竹,就没有这几棵的福分了。

它很小,才一扎多高,叶子不多,当初,我差点把它扔掉,但看可怜楚楚,没舍得,就把它随便地插在一个破塑料桶里,放在阳台阴暗的角落里,任由它死活。

可是两年过去,它不但没死,还长出了几片新叶。

我去看它,它像只可爱的猫咪一样,来回地晃动着小耳朵,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一句抱怨见不到阳光、冬天太寒冷的话都没说。

我不由地喜欢它了,我不由地敬佩它了,我不由地仰望它了,什么环境下都能生长,什么环境下都没有怨气,它只是一棵扎把长的竹子,而我们比它高大很多、生活环境优越很多的人,却经常显露怨气,屡屡祸及自身,屡屡殃及他人,实在是可悲。

我有一盆云松,是花二百块钱从一位老人家里买来的。

那位老人也喜欢养花,可因为要搬房子,不得不将很多花卖掉。

我独喜欢他老人家养的这盆云松,头很大,一根一根的细长枝条互相缠绕,盘得精致大美,犹如美丽新娘的发髻。

我们谈好价,准备要搬走的时候,老人还有点舍不得,他一遍遍地叮嘱我,搬回去一定要好好养,这花很省心,不用怎么照顾。

一开始,它真的如老人所说,不用咋管,新叶新枝就吱吱冒,可过了几个月,它就不行了,开始落叶,死枝,一些根也烂了。

这么好的一盆花,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我必须救它。于是,赶忙通风,赶忙浇水,赶忙施肥,可任我怎么尽心,它都是去意已决,依旧不断地落叶、死枝、烂根。

好好日子你不过,偏要走那断头路,我火了,拿剪子将它抺根剃了光头,把花盆丢在阳台上,准备来年换土栽新花。

哪知春后,它又发芽了,并且一天天地猛长,这大光头还变成光头强了,不禁让人欣喜。

现在,它又郁郁葱葱长满盆了。

别人把你放弃,你不能自己放弃,无论到了什么境地,你都不能熄灭重生的念想。

一棵花有一棵花的故事,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阅历。故事曲折也罢,不曲折也罢,阅历丰富也罢,不丰富也罢,无不都是自己独有的、别致的风景。

世界之美,不就是因为,花与花不同,我与你不同。

 

      杨福成现为山东青年杂志社编辑,《读者》签约作家,专栏作家。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