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东京《空 谷》作者读者见面会 潘文林/湖南《作家报》2017.12.29.第52期(总第1090期)

2018-01-08 02:47 来源:作家报 作者:执行总编辑:李长洲
字号:T T
摘要: 东京 : 《空 谷》 作 者 读 者 见 面 会 潘文林(湖南) 七月,我到东京没几天,就与李振溪老师联系,告之我来了日本。 李老师是我去年去富士山旅游认识的。他是日本天津同乡会的事务局长,热情的活跃分子。相处两天一晚,很谈得来,就互留通讯方式。我回长

东京:《空 谷》

  潘文林( 湖南)

 

   七月,我到东京没几天,就与李振溪老师联系,告之我来了日本。

   李老师是我去年去富士山旅游认识的。他是日本天津同乡会的事务局长,热情的活跃分子。相处两天一晚,很谈得来,就互留通讯方式。我回长沙后,在网上与他联系过几次。《空谷》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后(2013年底),我寄了一套与他。许多专家学者对《空谷》评价好,能在日本找出一条翻译出版之路吗?他答应帮助寻找合适的翻译和推介人。

    没几天,他给我来邮件,说是要组织一次《空谷》读者见面会,问我有时间没有?我说可以。他将《空谷》给一个叫烛半条的书社了。据说这个书社是一位80后的天津姑娘露露倡导成立的,集结了许多热爱读书、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定期举办专题读书交流会,可谓在众多在日中国人团体中的一股“小清新”。

    这样,就有了下面的活动:

                    烛半条书社活动通知

                             ——《空谷》作家见面会

        特约嘉宾李振溪老师

       《空谷》作者潘文林来日,烛半条书社诚邀举办作者见面会。

       作者简介:······

       时间:8月17日,周日下午2点30开始。

       地点:文京区大冢公园图书室。

       ······

      与作家零距离接触,听听作品背后的故事。

      ······

                                     社主   露露

 

      8月17日,我们一家乘地铁到了大冢,看过城内的有轨公交车,再看街景。在一家中式饭店吃过午饭,我就独自去大冢公园。出门时,问了饭店工作人员,说是往前走,十来分钟就可到。我走到第一个岔路口,见左边有许多树木,想必是公园,于是横过街道,走过去。往里走,没错,有图书馆。我约走了六分钟。

     图书馆的一楼是儿童图书,里面又无见面会的指示牌,我又不会日语,问谁?离开会时间还有一刻钟,我就坐在沙发上看儿童刊物,等李老师的电话。我刚翻了一本刊物,一个穿着绿色条纹上衣的年轻女子走过来,问:“你是潘老师?”我说:“我是。你是?”她笑笑说:“我是来参加读书会的。正看手机上的资料,我猜你就是潘老师。”她说着,将手机伸到我面前。喔,手机网络中的图片是我在湖南省图书馆《空谷》座谈会的,正巧,我今天穿的汗衫就是那次座谈会上穿的那一件。时隔仅一月多,变化不大,当场就现形。我笑笑,说:“谢谢。”她又说:“在哪里开会?”我说:“我不知道。正等哩。”她说:“我去问问。”她说罢,轻盈地转身去问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她问清楚了,转回身,说:“在三楼。跟我来。”我在她的带领下,顺楼梯而上。

     在三楼一间会议室内,我见到了李老师和正在布置会场的社友们。李老师将我介绍给大家,热烈握手、问候,接着就贴会标。最后嫌会标太长,就将“长篇小说”四个字弃了,墙上就定为:

                                  燭半条書社

                      《空谷》作家潘文林先生面见會

     正式开会前,大家互相介绍。带我上楼的女青年是山东人,留学日本后,工作在东京。还有一位年龄稍大的殴姓女士,是中国人中的一位企业家,在福岛大地震后她去作慈善。还有个湖南人的媳妇,老家是吉林,老公是株洲人,全家在日本,她是湖南同乡会副会长;还有一些年轻人,不是硕士生,就是博士生,在校。他们说,东京就有三四十万中国人,多在新宿、大冢、上野一带。在闲谈时,根本没有异国他乡的感觉。

    会议是李老师主持,露露主讲。露露讲了许多,但给我印象深的是:《空谷》里有许多喝酒的场面,但每个场面都不同,引人入胜。潘老师,书中人在一块不是喝酒,是喝文化。几乎每个人人都发了言。互动时,年轻人问了许多问题,我一一作答,还发挥了一些话题,要大家回答。气氛很融洽。我说,近代,中国到东洋留学的学生,出了许多文学家,他们还不是学文的。鲁迅学医的、郭沫若学医的、郁达夫学经济的······为什么?去英国、法国、美国的留学生中却出科技人才,为什么?这是个有趣的现象。与会者中有两个学医的博士生,我说,将来,你们说不定在文学上的成就比医学专业上成就大······

     谈到了渡边淳一。渡边先生去中国,记者问他知道哪个中国作家,他说,一个都不熟悉······也谈到中国作品走出去的困境······

    我还谈了《空谷》的原生态,反映百姓生活的苦与乐和无可奈何······文学是史学的补充等等。有个企业家朋友笑着问:中国现在讲正能量,潘老师,这个怎么理解?我说:我不懂正能量,只知道正极负极,万事万物讲平衡。独阳不生,孤阴不长,扶正要去邪,不能偏颇。要说正能量,领导喜欢的就是正能量;《空谷》有这方面的描述······也谈到性描写。写性,不是为了迎合低俗,是为了刻画人物,写出内心世界·····

    正互动交谈,我五岁多的孙子找到了会场。他不怯场,开门看看大家,跑向我,爬到我的大腿上,坐正了,望大家笑。

    聊着聊着,就到了五点,主持人就作总结性发言,再就互留联系方式,照相留念。尔后,社主露露拿出红葡萄酒,说这酒是现在做葡萄酒贸易的欧女士赞助的,酒杯倒上了酒,大家举杯,共祝天天进步、万事顺利!

    孙子把我的笔弄得掉在地上,我弯腰捡笔,发现大家都换了会场的拖鞋。我有几分不自在了。我没换鞋啊!来日本这么久,还不太注意这些细节。这会场可说是一尘不染。

    在回家的路上,我还为自己的失误而懊悔······幸好在座的都是中国人,虽然他们许多入了日本籍。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