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闫瑾的组诗

2018-02-25 21:14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闫瑾
字号:T T
摘要: 闫瑾的组诗 北首岭遗址散章(四章) 探 寻 轻轻地踩下去,踩过 7000 年厚重的历史。一用劲,听到了泥土的疼痛和水脉的呼号。我想在这里行走,探寻一个古老部族的传奇;我怕在这里寸步,担心惊扰 7000 年秘史的酣梦。 同样的水土,滋养先民和后裔;相异的风物

闫瑾的组诗

 

北首岭遗址散章 (四章)

 

轻轻地踩下去,踩过7000年厚重的历史。一用劲,听到了泥土的疼痛和水脉的呼号。我想在这里行走,探寻一个古老部族的传奇;我怕在这里寸步,担心惊扰7000年秘史的酣梦。

同样的水土,滋养先民和后裔;相异的风物,承载渐进的血脉和文明。水草涟涟,是渭水亘古的模样;丛林为荫,在金陵河畔汲灌。泥土在水脉的浸润里,千年芬芳,生命更迭,尸骨滋养水土的厚度,滋润生息进化的传承梦想。

                               

一个部族,世代烟火。一群女人揭乳喂养,一帮男人结网打鱼。骨针,骨针穿连兽皮、枝叶,遮蔽下体;知羞,知羞启迪人类童年稚微的思想。不再穴居,不用随遇而安。部落是一座城池,规划有序展示文明的雏形:居住区、制陶区、墓葬区,刀耕火种、编纺渔猎;中心广场消闲娱乐,集会交易。爱情在萌芽,思想在蜕变。

棱锥体的安居屋,草木披挂,木柱高擎,火塘熊然,门楣亮安。双联釜煮沸,鸟鱼壶蓄酒,黑陶罐汲水,新石器击鸣。英雄断首,厚礼歌葬;婴孩早夭,瓮棺寄哀。渭水汤汤,岭山苍苍。

                              

制胚、灌烧,在现代工厂不同工作区里循环,在陶窑里熏烧。我不禁想到了公元后近两千年的制陶工艺,这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无数智慧思想的积累。将文字和图腾刻录烧制,将流线和弧圆打磨光整,对于华衣蔽体、思维超拔的现代人,只需学习复制而已。

北首岭人,用石刀叩击荒蛮,以火柱警示凶兽,却捻胚制陶,将生息活化在陶器上,鸟衔鱼纹壶、船形网纹壶、陶塑人面像,鲜活、生动、神奇,让人敬仰、疑惑。

陶器,一首远古部落文明的传唱之歌,一支人类千年不老的智慧神曲,在遗址上存活,在部族里流传。

                              生命不息

7000年的水脉,7000年的风尘,7000年泥土不腐,7000年骨骼依旧。

尸骨在此更迭,江山如此繁复,千年在瞬间幻化,生息之歌经久传唱。改变的是肉身,不更的是精魂。竹板铺路,花木围栅;铁具合金续代陶皿石器,工石精雕重塑文明的根基。

在草坪绿茵间漫步,举首环顾,只见高楼大厦林立簇拥,遗址静矗,仪态谦和。生命不息,赞歌不已。

 

太白行吟(五章)

 

                               太白浪

     太白踏浪——多么诗意的歌谣。我在梦里多少回做了迷醉的仙女。

     九月,在金色的秋阳里,在太白山峦中冲浪。

     太白浪,绿色的浪。墨玉飞珠,碧莲环宇,我在青黛光晕里行吟。小小的鸥鹭,翅点浪花,翻转、飞腾!

     太白浪,云朵的浪。白絮飘带,洁花染脊,我在白雾缭绕中逍遥。云端的青鸟,翠鸣浪巅,游弋、探秘!

     太白浪,诗意的浪。群山滋生万物,涧水泽润紫气。我在山水乾坤上流转。旷世诗章被朗诵,在传唱!

 

                                 太白石

多么神秘的石头,落在太白的山体崖畔,生成千古传唱的神话佳言。

果真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顺水下溯,从商贾的背脊滑落,在青山腹地扎根、生楞,金色的石块衍成王家棱。世代农耕,拓坚架道,通达秦蜀,自修明珠。育英烈、诵村史,传唱石盘精神。

打眼望去,青草氤氲中匍匐的山石,圆鼓鼓地隐逸花涧,犹如惬意反刍的羔羊,跪拜太白的石上清流、石中万山。

    

                                 太白雨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在城市的喧嚣中,时时吟味王维的《山居秋暝》,总会听到秋来空山新雨清脆的窸窣声。

直到中年暮秋,才到太白静山中寻觅一场久植心中的天籁诗雨。

清清泠泠地飘零起来,清清凌凌地打湿了心头。

醉蝶、油葵、格桑花,在烟雨中涌动花团,画幅五彩的风帆牵扯心海。 红岩河沉醉,大沟水苏醒!

    淅沥沥、噼啪啪。红豆杉彻夜未眠,百年松针叶钟鸣。李白诗行的注脚,贵妃眼眸的流盼,木牛流马穿越时光隧道,零落红岩崖、褒斜道。飞鸟在今晨沐浴!

     是谁敲打心窗?是谁奏乐溪流?是谁,谛听神音?

 

                                 太白风

   “大风起兮云飞扬”。高祖刘布衣雄浑的诗句,说的就是太白风吧。太白风卷起云彩,其势冠山。

难怪当年在天堑石壁中修凿,架木为栈,接连秦川巴蜀。虚晃障目,在竹简中惊鸿留墨,“暗渡”击败英豪项羽,钦定江山伟业。

你这雄浑的太白风,吹吧,将那酒醉在南国沛县的故乡人吹醒,让他不再自诩“威加海内兮归故乡”。要知道,北长安的皇天后土,正在恭请帝王。

长安吹拂和融风,高祖却“慷慨伤怀,泣数行下”:“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太白风行吟栈道,在巅峰高唱,警醒世人,爱国惜民!

 

                                   太白雪

    在最火热的季节,你却铺天盖地,银装素裹,把群山峻岭拥揽怀中,雪照苍林、冰清玉洁。这是怎样的遗世独立,桀骜异常!

    所以你承载了俗世烟火的绝地风景,让蒙尘迷失的心灵返璞反戈,讥讽日月。

    今秋,你又翩然而至,一场悄然的造访,让火热的十月骤然降温,惊动京城。“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将北国风光壮景在光镜里放大,在数据流中远播。

你用圣洁和强悍阐释自然的力量;你用超脱与迥异揭示天道的诡秘。

    

 

在镜子上奔跑

 ()

在不知长度的镜子上

向前倾斜、伸手

打滑的脚底

溅起霞光的碎花

趔趄、仓惶在暗影里窃笑

 

车马喧嚣  人影幢幢

铆劲发力的样子

让怯懦悄悄隐退

 

镜子光亮若银

阳光如华四射

 

()

喜欢这种滑翔的感觉

喜欢这种向前的姿式

 

在镜子上奔跑

是不得已的选择

道路都被闭塞

围栏圈起镜子的夹缝

 

从镜面上出发

起初是战战兢兢的

一旦起跑

动作却潇洒起来

胳膊与腿脚的舒展

像流利的行楷

 

一只大雁

在镜子的天空飞翔

 

(三)

镜子的跑道

是明亮的

镜子的跑道

总在反光

 

很多时候

需要思考脚底的力量

弓身偻背只为了不再跌倒

 

物像和影子交相辉映

现实和魔幻互为布景

眩惑、迷乱、原地打转

 

奔跑,一个空想的动词

一个寄托的符号

 

(四)

在镜子上奔跑

总是向着阳光的

向着半壁的彩霞满天

 

镜子,不再是缺乏阻力的物象

镜子总会向着脚掌的方向用力

镜子,不再是晃眼的

居心叵测的魔具

影子是镜面上独跑者

或喧或恬的闺蜜

 

在镜子上奔跑

总是向着阳光的

向着半壁的彩霞满天

 

 

思念  横在重阳节

  

望窗台 

 一株水竹  一盆海棠

 一点绿和一抹红的静默

 

思念如风车

岁月叩击 

风吹经年的瓦器

豁口和一些碎片搭起记忆

 

这时候  总会想起

茱萸 菊花和一些碎碎念的句子

总会想起一位老人

年轻的笑容和他病重的样子

总会想起  每年登高瞭望

期待他的影子

以及垂首按压心口的痛

 

掐指算起来

父亲的离世

已经十多年了

悲伤变成了一个圆点

缩到了日子的背影里

 

重阳节

激活冰凉的脉管

心血扩张

一个女儿

凝重的念

 

望窗台 

 一株水竹  一盆海棠

 一点绿和一抹红的静默

 

 

纷纷落叶

 

恰如季节

  纷纷落在时间的钟面上

  枯黄的树叶

  落在寒季的碾盘上

 

  在这样急促的清晨

纷纷落下来的

应该是点染睫毛的

花一样的雪

  纷纷地

落在行人匆忙的脚印里

 

一只绵软的羔羊

在纷乱的雾气中

打理风衣般的皮毛

 

 

雪花之诗

 

惦 念

 

一万重江山轻许一纸诺言

一万种心田只播一袭念想

千万里行程不见得众里追从

四季经年,你在哪里盘点?

 

雪花,当你拨动雾霾的屏障

天地开颜 时光流转

春天便会开出一季白莲花

 

喜 见

 

惦念了一个冬天的长度

你跌落在一枚草叶上

晶莹透亮

 

其实,你是跌落在了

我的视线上

变成了春天浑圆的强音符

被燕鹰衔唱

 

分 别

 

纷纷扬扬  铺天盖地

你恣肆地张扬吧  率性地

挥洒你童子般的爱

 

太阳成全了你的衷情

太阳亮出了又一道手谕:

春天来了,雪要和大地分别

 

分别, 便是融化

是在大地深处  历经冰火地

漫漫期待

 

 

作者闫瑾的简介:

闫瑾,女,从事某国企宣传文化工作20年,任宣传科长10年,长期主编企业报。爱好散文、诗歌、散文诗。诗文作品见于《作家报》、《中国兵工》、《陕西日报》、《延河》、《陕西诗歌》、《西安晚报》、《天水晚报》、《宝鸡日报》、《秦都》、《秦岭文学》等期刊。散文、诗歌多次获奖。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理事。著散文集《我们在一起》。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