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倒座庙歌谣》电影故事

2014-11-04 10:26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华文作家网
字号:T T
摘要: ■宋振伟/编剧 《倒座庙歌谣》电影故事 七十年代初。坐落在巴蜀荆楚腹地的倒座庙小山村,突然传来一阵女人嚎啕,麻子支书在广播喇叭里呼喊迎河子,正在蔓河跟小伙伴玩跳水的迎河子急忙往家跑。刚进村口,迎河子就听见母亲凄惨的哀嚎,原来是病怏怏的父亲突然

 ■宋振伟/编剧    
《倒座庙歌谣》电影故事

  七十年代初。坐落在巴蜀荆楚腹地的倒座庙小山村,突然传来一阵女人嚎啕,麻子支书在广播喇叭里呼喊迎河子,正在蔓河跟小伙伴玩跳水的迎河子急忙往家跑。刚进村口,迎河子就听见母亲凄惨的哀嚎,原来是病怏怏的父亲突然撒手人寰。
  迎河子家穷得买不起棺木,老五妈出了个主意,去街上借副棺木,她知道张货郎家有副棺木闲着,结果被张货郎一口回绝。老五妈点子多,让迎河子母亲去找大队麻子书记求助,迎河子母亲走投无路只好去试试。麻子书记姓柏,因满脸麻子得此绰号。他听完迎河子母亲绝望的哭诉,勃然大怒,大骂倒座庙这些没良心的东西,下令张货郎立即借出棺木,各家村民都要出人帮忙办丧事!谁要违抗,就地召开批斗大会,以没有无产阶级感情从严惩处!麻子书记威震倒座庙,迎河子父亲总算入土为安。
  父亲早逝,迎河子突然长大了许多。母亲终日辛劳,可是日子更加艰辛。迎河子看见母亲面对空荡荡的米缸垂泪,看见母亲看着院里散落的柴草发怔,暗自发誓要为这个家出一把力。他不再跟老五等伙伴们出去玩耍,悄悄上山砍柴,山上转了一天,终于砍回一捆干柴。母亲第一次看见儿子背着柴草回来,累得小脸通红,心痛得掉下泪珠。
  山林里的干柴几乎被人砍光,迎河子转一天也砍不回一捆柴,可是老五用不了一个时辰,就能砍回一大捆。迎河子纳闷,恳求老五带他一起去。谁知老五进了树林并不找干柴,而是用砍刀把大树下端的枝桠全部砍断,然后告诉迎河子,过六七天再来,这些树杈就是干柴,护林员也不会找你的麻烦。老五果然聪明绝顶!老五妈脑子就比一般人活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砍的柴多了,老五又带迎河子去镇里卖。迎河子第一次挣了一元二角,心中充满了自豪感。街上,迎河子碰见一个邻村的村民拉着板车卖甜瓜,车上还坐着个头发蓬乱的女孩,脸上也灰土土的,但是眼睛很清亮。经不住女孩恳求,迎河子一咬牙买下两个甜瓜与老五共享,算是还了老五的人情。可是没等付钱,两个联防队员过来,卖甜瓜的父女俩拉车仓皇逃窜。女孩蓬头垢面,但一双清澈的眼睛却让迎河子挥之不去。
  麻子书记突然来家看望,跟母亲说,有啥子难处尽管说!母亲感激涕零,拿出几只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炒了招待贵客。炒鸡蛋的香味,让一旁烧火的迎河子飘飘欲仙,印证了母亲所说的“吃肉不如喝汤,喝汤不如闻香”这一真理。真理归真理,迎河子想象着麻子书记大吃大嚼的情景,口水还是由不住滴落在灶前草灰上。
  母亲扔在灶台上的鸡蛋壳,让迎河子眼前一亮!原来他发现蛋壳里还残留着一层薄薄的鸡蛋清!迎河子用火钳夹住鸡蛋壳慢慢放进灶膛,蛋清立刻凝固飘出香味,他伸出小指头一点一点地剜出蛋白,终于品尝到了鸡蛋的美味!从那天起,迎河子巴不得麻子书记多来几回……
  麻子支书果然又来了。原来迎河子家早已断粮,母亲不堪生活重负,商议把迎河子过继给麻子支书,给孩子一条生路。支书家没男娃,自是喜不自禁,指天画地发誓要把迎河子当亲儿子养。迎河子在门外无意中听到犹如五雷贯耳,吓得尿液顺着裤子淌在地上。麻子支书出门看见,惊得目瞪口呆。
  麻子书记从此不来迎河子家,母亲也从不提过继的事,迎河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快乐,每天打柴回来,就跟老五等一群小伙伴去掏鸟蛋、玩水……搬招子爷爷唐老伯在村里有威望,他喜欢在稻场的板车上歇午觉,鼾声如雷。这一日,老五跟迎河子打赌说,他能推着唐老伯在稻场上逛三圈,保证唐老伯颠不醒,赌注是一窝鸟蛋,搬招子、小强国都很兴奋,纷纷表态要做证人。迎河子不信,结果老五推着唐老伯在稻场上转圈圈,唐老伯不但颠不醒,还在梦中跟老五对话,以为自己在生产队的手扶拖拉机上,让老五带他多转一会儿。老五胜出洋洋得意,迎河子虽然惊疑,此时只好认赌服输,乖乖的给老五摸回一窝鸟蛋。过了好些天迎河子才听母亲说,唐老伯是装睡,他喜欢跟这帮细伢子逗着玩。迎河子耿耿于怀,要求老五把鸟蛋还给他,为此二人大吵一场。
  吵闹归吵闹,跟迎河子关系最密切的伙伴还是老五,每天吃早饭时,他俩各自端着饭转到屋后房檐下,边吃边商议当天玩耍的计划。老五发现迎河子碗里都是萝卜,知道他家已断粮好几天了。老五每早要吃两碗饭,决定跟迎河子换一碗萝卜,帮助迎河子度过最艰难的时光。
  暑假快要过去了,老五带着搬招子、肖国强悄悄来约迎河子,去办一件大事!原来张货郎经常出门在外,家有两棵杏树,熟透的杏子挂满枝头,老五等早已觊觎许久。迎河子经不住诱惑,跟老五等一起商议出一个偷杏的计划,重点是防范张货郎的老婆“翘嘴白”!“翘嘴白”是村里有名的悍妇,骂人尖刻且嗓门极高,同时还把臭不可闻的唾沫星子喷溅过来,提起她就令人生畏!迎河子母亲当年去借棺木,就是被“翘嘴白”给骂回来的,张货郎做不了“翘嘴白”的主。
  孩子们鬼鬼祟祟的行动,早被“翘嘴白”识破,她巧设埋伏,迎河子等悉数被捉。上次借棺木她不情愿,可是惹不起麻子书记,如今终于找到机会出这口恶气,放肆地侮辱迎河子母亲。看着受连累的母亲泪水涟涟,迎河子无地自容,还是唐老伯过来才给解了围。那天回家,迎河子被母亲用扫帚把狠狠揍了一顿。母亲是头一回这么发狠,迎河子含泪一声不吭,他情愿母亲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在自己的屁股上。
  老五来找迎河子,迎河子以为又要去偷鸡摸狗,摇头不去。老五却神神秘秘的,要带他去看一个人,保证让迎河子惊出眼珠子!原来老五出去放牛路过邻村一片棉花田,看见一个漂亮女孩采棉,简直就像仙女下凡,仔细端详,竟然是那个卖甜瓜的女孩!迎河子将信将疑跟着老五拨开草丛,一眼就认出那个摘棉花的女孩,穿一件粉红衫,像一朵迷人的鲜花绽放,又像在云雾中飘逸,与那个脏兮兮的卖甜瓜女孩判若两人。迎河子顿时看呆,以为自己也在云雾中飘逸。
  谁先去跟女孩打招呼,老五与迎河子发生了争议。老五说,自己假装放牛路过,已经看过她好几次了,还探听到女孩叫秀秀,应该先去。迎河子却不服气,说自己在镇里买过秀秀的甜瓜,还没给钱呢!最后老五让步,认为迎河子说的在理,比他有文化,自己说话又有点结巴,同意迎河子先去,但是二人商定,今后不管秀秀喜欢谁,没被看中的绝不能不高兴!
  迎河子还没靠近棉田就胆怯地返了回来,他不知道见秀秀说什么好,没勇气再往前走,老五哪能错过这等好机会,喜滋滋的转身就奔秀秀而去!迎河子望着老五走远,正为自己懦弱而懊恼,脚下却被“桑树根”毒蛇咬了一口。听到迎河子惨叫声,老五、秀秀都急忙跑了过来,秀秀给迎河子处置伤口,掏出自己手绢给他包扎好,斥责两个娃子不好好放牛,没事钻草稞子玩儿!又呵斥老五背上迎河子赶紧去卫生所,老五得令,毫不犹疑拿出吃奶的劲儿,背起迎河子就走。迎河子第一次与秀秀正式见面,没料到竟是这么狼狈,但回味起来心里却是暖暖的,甚至有些神不守舍,攥着那块洗干净的花手绢,巴不得再让蛇咬一次,再遇见秀秀。老五的绝顶聪明,再次表现在跟秀秀套近乎的能力上,他很快就发展到去帮秀秀采摘棉花。迎河子虽然与老五有约定,还是郁闷不已。
  迎河子的机会终于来了。镇里来了宣传队,帮着村里排练《沙家浜》选段,选中迎河子与秀秀当主角。演出大获成功,感动得村民们泪眼涟涟赞不绝口,说迎河子与秀秀真像恩爱的一对,秀秀也夸赞迎河子演得情感投入,台下看戏的老五顿感失落。可是演出结束,秀秀却跳下戏台跟老五谈笑风生,还夸赞宣传队长到底是城里人,大背头有风度,尼龙袜也好看。迎河子听见秀秀这么说,决意要买一双城里人穿的尼龙袜!
  迎河子不顾危险爬上高高的桐树,采桐籽卖给供销社,开始积攒买尼龙袜的钱。可是没过几天,老五却抢先穿上了尼龙袜,头发也使劲往后梳,要梳成个大背头,可惜头发太短,梳得一根根都竖立起来,远看如受了惊的刺猬。迎河子知道老五比自己家富裕,心中沮丧,谁知老五得意洋洋说,尼龙袜是秀秀送的!迎河子不相信,更不愿意相信,于是从争吵发展成一场血战,双方都打得见了血,发誓从此决裂。
  唐老伯听说老五跟迎河子打成一团,竟跟邻村的秀秀有关,告诫老五莫打秀秀鬼主意,她家有人在镇上当官,趁早躲远些,别去触霉头!老五不屑,跟秀秀说说话,这犯哪家王法了?唐老伯连连摇头,告诫这个傻小子犯不犯法,不是你说了算的!前村史大头擦屁股用错一张报纸,就被抓进大牢,现在还没放出来……老五心里想着秀秀,根本听不进唐老伯的话。
  迎河子去责问秀秀,为啥给老五送尼龙袜?秀秀笑得前仰后合,拿出一双蓝花边尼龙袜送给迎河子,竟然跟老五穿的那双一模一样!原来秀秀早把他俩都看做自己弟弟了。迎河子懊悔自己误会了老五,上山采回一盘蜂蜜很多的野蜂巢,送给老五跟他和好,但没提尼龙袜的事,自己也没舍得穿,就藏进家里那只装着弹弓、陀螺等玩具的小木箱,每天都忍不住翻出来端详一会儿。
  老五立刻拿着野蜂巢去找秀秀献殷勤,双手捧在手里送给她,还说女孩吃蜂蜜可好了,吃了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秀秀接过,蜂巢里藏着的一只蜜蜂突然惊飞,吓得秀秀尖叫。两个带红袖箍的联防队员闻声跑过来,不由分说把老五抓走,秀秀惊得说不出话。
  老五被关进镇里的拘留所,罪名是流氓罪。老五娘惊慌失措来找迎河子,让他赶紧去找秀秀,让秀秀作证老五清白。可是宣传队突然从倒座庙撤走,还带走了秀秀。秀秀不辞而别,让迎河子和小伙伴们义愤填膺,一起责骂秀秀不够朋友,发誓与这个姐姐断绝关系!可是迎河子为救老五,还是冒着自己也被拘留的风险,偷偷跑进城关镇去找秀秀,却被宣传队警卫挡在门外,只好去找老五爹想办法。老五爹是个手艺人,在镇里萝笼社编织竹器,低声下气去找秀秀姨夫求情。秀秀姨夫说,自打秀秀娘来告状,我已经派人盯了老五好久了!秀秀姨夫告诫老五爹,像你这种小业主家庭的狗崽子,还敢纠缠秀秀?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五爹指天画地发毒誓,回去一定好好教训这狗崽子,秀秀姨夫这才答应看在乡里乡亲份上,替他保出老五。
  老五回村后目光呆滞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呆傻,完全变了一个人。老五爹跟迎河子说,老五在拘留所受了刺激,千万不能提‘政府’二字,因为在拘留所‘政府’特指警察,只要有人说‘政府’来了,便会下意识地跪在地上,连称自己有罪,愿接受‘政府’改造。迎河子按照老五爹说的嘱咐小伙伴们,搬招子不相信,跟人打赌故意说‘政府’来了,老五果然吓得浑身颤抖双膝跪地。迎河子阴着脸,一拳把搬招子打翻在地。
  傍晚,迎河子硬把老五拉拽到蔓河边。老五依旧沉默,茫然地望着河面,迎河子坐在一旁什么不问,两个少年就这么呆坐着,面对曾给他们带来许多欢乐的蔓河。许久,老五眼眶中慢慢沁出泪光,喃喃自语:那个地方……打人,还给人喝尿……迎河子终于憋不住,先骂自己和那盘惹祸的蜂巢,然后又把秀秀痛骂一通。
  骂也骂过,迎河子还是很想念宣传队在倒座庙的日子,秀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也总是挥之不去。迎河子一想起那个大背头队长就愤愤不平:为啥只带走秀秀不带自己?倒座庙的乡亲们都夸自己有表演天分呐!迎河子不甘心,熬了三个夜晚写出厚厚一沓长信寄给宣传队,表白自己心迹,是多么多么的热爱文艺,他深信一定能打动大背头,长信却如泥牛入海。
  迎河子盼得焦急,整天心不在焉的,小伙伴们猜出了迎河子的心事,逼他说出真相,大家都笑翻了天,取笑迎河子木脑壳:你要是长个比秀秀还漂亮的小脸蛋,早就被宣传队带走了!迎河子若有所悟。不久搬招子又带来确切消息:因为在镇革委会当副主任的秀秀姨夫说了话,秀秀才进了宣传队,大背头没这么大权力。迎河子从此彻底死了去宣传队这份心。
  蔓河不紧不慢地流淌着,似乎在吟唱着一首永不停息的歌谣。倒座庙的少年们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快活,粗大的乌桕树旁,少年们玩“抹澡”玩的正欢,一个个像下饺子似的,变着花样“噗通、噗通”往河里跳,河面上浪花飞溅,笑语欢歌……
  两年以后,镇看守所人满为患,要从各村选拔一批看守员,迎河子幸运入选。蔓河码头,迎河子背着行囊上船,老五、搬招子、小强国等小伙伴前来相送,分别之情难分难舍。小伙伴后面,是前来送行的迎河子母亲、老五妈、唐老伯等乡亲,更让迎河子感慨的是,“翘嘴白”也在人们中间,朝他投来慈善、恳求的目光,似乎有话要跟他说。张货郎前几天被抓进了看守所,这个消息是迎河子临行前才听说的,罪名是资本主义的尾巴。迎河子朝“翘嘴白”挥挥手,答应到镇里先去看看张货郎,“翘嘴白”感激得泪眼汪汪。老五眼尖,发现迎河子穿着一双蓝花纹尼龙袜,跟秀秀送给自己的那双一模一样!聪明绝顶的老五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反常态地急了眼,心有余悸地告诫迎河子,千万别去找秀秀!人家年初就出嫁了,不过新郎不是那个大背头,而是一个派出所所长!你可别引火烧身!迎河子笑了,说了一声:怕啥?秀秀是我姐。迎河子说罢转身上船……
  一叶孤舟顺流而下,倒座庙村越来越远,绿水青山渐渐消失在白雾中……
 
  (根据迎河子散文集《乳臭未干的岁月》改编。《倒座庙歌谣》参考名《少年时光》。)
                                             2014年10月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