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吕敏讷:自然三题

2015-04-07 20:42 来源:作家报 作者:吕敏讷(甘肃)
字号:T T
摘要: 昨夜对每个人来说,都曾拥有过,不管是怎样的夜晚,它已消逝,上班的人们开始出门了,小鸟也准时出现在枝头鼓噪。


吕敏讷    生于1979年。甘肃西和县人,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农牧局。在《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文学月刊》、《当代作家》、《散文选刊》、《西部散文》、《博文》、《开拓文学》、《天水文学》《天水日报》、《陇南日报》等报刊杂志及中国作家网等发表散文诗歌。有作品被《中华散文精粹》、《散文里的中国》、《中国文学年鉴》、《散文百家精选》《放歌白水江》等专著收录并获奖。有作品获“中国散文年会”评选二等奖。被全国高校文学社团联合会和《青年文星》编辑部评为“优秀文学青年”。
 
 
 
  风是什么?
  这世间,谁曾见过风?
  在荒芜的田野,光秃秃的树尖;在喧闹的街市,宁静的家园;在起伏难平的心灵深处;在匆忙奔走的脚步里边。你轻轻掠过,时而温暖如母亲的手臂,时而萧杀似猿猴的长鸣;时而轻歌曼舞;时而激如雷霆。你从山那边来,你从海那边来,你从昨日的雨里来,你从牧人的歌里来。你知道山和海,你知道雨和歌。你背负着四季,播种和收获,感动并快乐。春的温暖馨香,夏的热烈繁茂,秋的丰盈充实,冬的矜持冷峻,你用生命调和搭配,烹任着季节的美味。你播撒爱的种子,涤荡世俗的尘埃;你净化污秽的大地,唤醒沉醉的心灵。
  风无色,风纯过云、净过水、淡过月。风能让人轻轻松松看世界。风七彩,风中有飞花落叶,有四方情深;有晨曦晚霞的绚烂,有阳光雨露的美景。它拥有了人类所有的色彩,风能让人真真切切感悟人生。
  风,没有什么可替代,没有什么可形容,风就是风。
 
 
  你是太阳的影子吗?
  你用冷冷的目光打量这个你并不陌生的世界,即使没有太阳的光亮与温暖,你也注视着大地,像一个行将谢世的老人,害怕世界被那无边的黑暗所笼罩,因而不忍合上眼。
  你在诗人的酒杯里,是一颗圆润无瑕的珍珠,你蕴含着悠长的爱情,包裹着无尽的乡愁,承载着无言的期望,吟唱着流浪的情怀。
  缺时你是弯弯的船,拨动无形的桨,你在虚无缥缈间徜徉,若有所思又挂满忧伤。圆时你是白皙圆润的脸庞,你目光灼灼照耀人们进入甜美的梦乡,还世界以相聚的模样。你滑动在天宇,以自己的胸怀涵养世事万物,容纳人间百态。阴时你是滚落的泪珠,在瞬间洒向无边的黑暗,犹如被大海吞噬的宝石,永远找不到归来的帆,有时会在异乡的天空搁浅。晴时你是绽放的花盘,是梦想成真和希望腾空的瞬间。用激情勾画,用生命涂染,以热血题写,以誓言落款。即使关上天下所有的灯,你也会透过窗户走进人们的心灵,驱逐所有的暗淡,带走一切的阴霾。你洞察世事却沉默不语,与你目光相遇,总想乘一缕清风,陪你浏览一次寰宇。月无声,人们却以月为题奏出了天籁之音;月有情,却永远挂在遥遥的天际,千百年来,有谁曾真正知晓月亮的心思?
 
夜·黎明
 
  夜里有星光、月亮,但夜,毕竟是夜,是黑色的,黑的近于浑浊。夜里没有暖意,是冰冷的。
  黎明用自己的剑光驱散夜,虽然残留着夜的影子,但愈来愈淡。黎明是亮丽的,它是冉冉而起的希望,给人新的想象。
  夜是无奈之后的沉默,是空虚之后的安静,是无声的哭泣。在夜里,一切都不是原来的模样,它把金色染成暗红,让空落的心不再收藏舒畅和平静,如同被废墟掩埋。倦怠的双眼再也射不出闪烁的光明。大海、高山、天空都成了多余的布景,它将太阳砸碎,镶嵌成阴影,世界陷入无边的孤寂。
  黎明是夜的澄清,是噩梦和茫然之后的歌唱和欢腾;是冰雪覆盖的一阵躁动中探出的新绿;是湿漉漉的日子里遥望成的一首甜蜜小诗;是生命经过洗涤走向澄澈,走向纯净;是悲壮之后庄严和神圣的静谧。
  夜是昨日暗淡的结束,黎明是今天辉煌的开始。
  昨夜对每个人来说,都曾拥有过,不管是怎样的夜晚,它已消逝,上班的人们开始出门了,小鸟也准时出现在枝头鼓噪。这世界还在一如平常地运转。太阳不拖,月亮不拖,星星不拖,岁月不拖。春秋四季,万物消长都不拖,人生又岂能拖呢?
 

  更多精彩请扫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 zuojiabao1985 

失去的岁月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自然三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