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马东旭散文诗选

2015-04-06 16:43 来源:作家报 作者:马东旭
字号:T T
摘要: 而今寡淡,胜于草木。一炷檀香就能托举我,吹弹可破的肉身。


 
  马东旭 80后,散文诗人。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绿风》《诗林》《诗潮》《诗选刊》《诗歌月刊》《散文诗》《作家报》《青年文学》《青年作家》等报刊,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河南作协会员,河南散文诗协会理事。

 
新年辞
 
  万物蓬勃。
  万物浸在瓦蓝瓦蓝的曙光里,迎迓新的一年。听教堂里的圣徒,唱着古老的歌。在崭新的源头,我们是一群蒙福的人,于恩光中将喜悦从暗夜分开,自足而安谧。我们刀耕火种,种下道义和美,粜出多余的爱以及大自在。我们回到原初,从肉身随手摸出一根骨头,都学会了忏悔。
  主的赞歌落满了申家沟。
  白羊很白。
  黑马很黑。
  且从它们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浑浊。
 
故乡辞
 
  所有的麦田都是黄金的。
  黄金的丰饶,披着黑丝般的曙光,纯净可饮。
  我在阔大无边的寂静中,搂着一棵麦子。哦,熟透的果实,如此颤抖。除了青岗寺的金顶闪耀不已。天穹,落满了它洁白的哈达。如同欢愉这一词,落满申家沟。我喜欢它流淌神秘的隐喻,和寥廓之美、清澈之美,以青草为床第之美。
  彼岸的羊群,不疾不徐。
  高出大水。
  低于天穹,蓝色的膝盖。
  就那么一瞬间,仿佛万物与牲灵合而为一。
  仿佛。道成肉身的村庄,纯银的村庄来自高高的云端。
 
牧 者
 
  白昼,泼溅着白光。
  打在背着经书赶往教堂的人。这风烟俱净的豫东大地,天穹顶壁的白云,成群向下生长。亲,你在淳朴的宁陵小县城,修篱种菊,为上帝的恩典而开枝散叶。
  在圣台上,如果你闭目垂首,为人类的罪恶祷告、唱诗,而落泪。
  而颤抖一下。
  万亩梨园也会颤抖一下。
  甚至,山东半岛、连着的大海也会颤抖一下。天空也会颤抖一下。亲,亲爱的,你在胸前安放着莲花和十二股清泉。这爱的源头,花含瑞气,水带恩光浩荡。
 
与姐姐书
 
  姐姐,我有草木之心,蝼蚁之命。
  倾圮于自身的孤寂。
  在无限辽阔的豫东平原,我活着,且隐隐作痛地活着,找不到自己的羊群和干净的溪流。荼毒盛开,是那种汹涌的血红。姐姐,我把镰刀、密语和万簇雪花埋在心里,吞下“甲硝唑”粉碎于一阵一阵的疼痛,我读经、吃素、看破,放下,还有一些骨骼在发芽。
  落日负重,似乎还背着巨大的圆穹。
  悬垂于静息的塔尖。
  仿若有一扇黯旧的门在肉体,缓缓敞开,吐纳悲怆与苍茫。我只有缩小于祖传的头盖骨酒杯,饮水食盐、饮酒落泪,饮下这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而贫穷的十指荫凉。姐姐,让我在荒草乱榛中,尖锐一下,再晃动一下。
  仰首,追慕宁静的墓园。
 
打  坐
 
  佛陀哦。我是你的领地。
  道场,满了唯一的肉身。
  所谓的道成肉身吧。风吹着大平原,吹着八万亩金顶,高于一根根的肋骨,成群结队地匍匐。在黑丝般的佛光下,一个人卸去多少世俗的尘埃,才能让灵魂停息在案旁,隽写干净的典籍。才能在水陆法会上“取诸仙食于流水,鬼致食于净地”。
  此刻。群灵醒着。
  是黑森林脉动的一部分。
  黛色的麦田,如同经书,可以盛下人间的许多漩涡。

又一次写到青岗寺
 
  湛蓝的天穹,辽远而清丽。
  犹如一面浩大的镜子。
  我与千年古刹——青岗寺,藏在镜子的背后,心怀桃花,反复触摸那无与伦比的孤独的蓝。众神眷顾的大雄宝殿,就静在那里,裹紧自身的杨柳,于体内豢养着溪水、青霞,和缤纷的蝴蝶。被浆洗过的塔尖,波光粼粼。我饮下这甜蜜的芒。喜乐的芒。
  而立之年,我曾低垂着头颅,落满尘埃。在观音菩萨面前许愿:要把悲戚的人渡到彼岸、花开,获得饱足的净水;要阻下他十万亩悲伤,十万匹白马嘶鸣如灰烬、蓬勃。
  而今寡淡,胜于草木。一炷檀香就能托举我,吹弹可破的肉身。
  灵魂的碎片比于月光,纷纷扬扬。
 

  更多精彩请扫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 zuojiabao1985 

失去的岁月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