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染了一身“文艺细菌”的民国军阀们

2015-03-12 01:38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华文作家网
字号:T T
摘要: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宋教仁死的时候,有人写了幅挽联,写得跟玩儿似的:

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

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赵秉钧,我说却是袁世凯。

写这幅对联的是个军人,叫黄兴。

黄兴

有个军阀,喜欢种树。他怕农民砍树,下一道禁令。这个禁令不是一份文件,而是一首诗:

老冯驻徐州,大树绿油油。

谁砍我的树,我砍谁的头。

这个军阀叫冯玉祥。

冯玉祥

冯玉祥称自己的诗是“丘八诗”,“丘八”是对兵戏谑的称呼。

但在丘八诗方面,有个军阀比他走得更远。这个军阀的代表作是:

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这个军阀叫张宗昌。

张宗昌

还有个军阀,问幕僚什么叫政治。幕僚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

军阀说,没那么复杂政治就是把对手搞下来,把咱们搞上去。

又问幕僚什么叫宣传,幕僚又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

军阀说,没那么复杂,宣传就是让人人都知道咱们好,别人不好。

这个军阀曾经和泰戈尔一起吃饭,对泰格尔说,我们山西人的理想是:

首都在武乡;太原成中央;

国酒汾阳王;国宴玉米汤;

国语五台腔;国歌山西梆。

这个军阀叫阎锡山。

但你要以为阎锡山是个大老粗,那就大错特错了。

且看他撰写的一幅对联:

裘带偶登临,看黄流澎湃,直下龙门,走石扬波,淘不尽千古英雄人物;

风云莽辽阔,正胡马纵横,欲窥壶口,抽刀断水,暂收复万里破碎山河。

这水平,一点不比《沁园春•雪》逊色。

阎锡山

还有个军阀,22岁就中了秀才。但23岁的时候,因为看不惯男女同台演戏,把鸦片台掀了,然后就只好流亡京师了。

在京师,他以算卦、写春联为生。

后来他去当兵,给上司送公文。

瞄了一眼公文,说领导你有个典故用错了。

领导说,你个丘八,懂个屁。

他就解释典故哪里错了。

上司大惊:你念过书?考过科举?

他说:秀才而已。

这个军阀叫吴佩孚。

吴佩孚

吴佩孚逝世,有军阀送了幅挽联,盛赞他:

落日黯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

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

先不说是谁的手笔,先看看下一幅挽联:

为解放民族而奋斗;

是无产阶级之先锋。

你肯定想不到,这是蒋介石写的。

这是蒋介石写给二七惨案烈士的挽联。

而上边吴佩孚的挽联,也是蒋介石写的。

吴佩孚就是一手造成二七惨案的人。

蒋介石

吴佩孚有个老师,也是个军阀。

吴佩孚后来反对他,把他的部队打得落花流水。

他死的时候,吴佩孚送了幅挽联,赞誉得无以复加:

天下无公,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奠国著奇功,大好河山归再造;

时局至此,皆误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忧民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勋。

这个军阀叫段祺瑞。

段祺瑞生命的最后十年,穷得没钱生活,是蒋介石一直在救济他。

段祺瑞是从1926年开始穷的,这一年的4月,他失业了。

失业之前,他的职位是国家元首。

失业两个月,他就被告上法庭。

罪名不是因为贪污受贿,不是因为滥用职权,是因为欠钱还不起。

他欠的钱还不多,只有七万块。

人称段祺瑞“六不总理”: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

他笃信佛教,一生没有房产。

段祺瑞

最后说两段题外话,在段祺瑞下台的这一年,他被一个教育部的小职员痛骂。

这也成为段祺瑞一生的污点。

其实,这个小职员和段祺瑞有私人上的恩怨。

因为段祺瑞任命的前教育总长,在前一年免了小职员的职位。

小职员后来告到法庭,胜诉了。

这个小职员叫鲁迅。

鲁迅

二十年后,这个曾经的教育总长在重庆。

他往手心里写了一个“走”字,给一个人看。

看完,他又对那个人说了七个字:“三十六计走为上。”

因为这一个字和一句话,前教育总长晚年过得一直很好。

这个前教育总长叫章士钊。

看他手心的那个人,大家应该都猜出来了,他是毛泽东。

章士钊与毛泽东


  更多精彩请扫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我们的公众号ID:

  zuojiabao1985 【微信投稿更方便】
一个矜持,转身是一辈子的孤单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